111bu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鸿元至尊 > 第162章上京风云(21)
    求订阅

    上京城数百万人的大战,牵动了众多人心,也因此忽略了落雁峡要塞,上京城大战正酬时,陈公威指挥几路人马,轻易地夺取了要塞。

    落雁峡要塞一夜易主,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太大关注,因为关注的目光都投向了楚国内战上面,等大战以连武三十六路义军大溃败后过去三天了,人们才转回目光,却发现,楚国内战之际,最得利的却是南苏里国一位城主张显,他竟然不声不响的把人们公认的,大陆第一要塞收入囊中。

    各国的谍报人员用最快捷的情报传递方式,向着本国汇报这个惊人的消息。

    苏沓最先得到消息,他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

    他知道在无能力制约张显了,张显依然成为一方小诸侯了。

    好在他同张显有个两年之约,张显还不至于不要声誉的对南苏里国用兵。

    苏青也默默无语,造成这样的局面,全是王上一手促成的,他越是打压张显,张显越是感觉紧迫,就越是冒险,拥有了要塞的他,有了立足之地,再给他一两年时间,他就会成为一条腾飞的龙。

    埋怨后悔都没有用,现在要做的是同张显商议要回他占领的几座城。

    可是苏青知道这会很难,因为南苏里国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能不能要回来就看张显能不能讲情面,但是苏青也知道,这个情面苏沓说不出口,他先前看似帮助张显,但是却是在利用,而张显不管怎么说也是帮助苏沓将叛乱平息,还了苏沓的情也不为过。

    东鲁城石塔事件后,苏沓又犯了个无法弥补的错误,剥夺了张显的兵权,如果不是剥夺,而是笼络怀柔,或许不是失城而是多了两座城。

    苏青认为,张显是讲情义的人,不是逼迫他,最低两三年之内张显不会同南苏里国翻脸,如果他有野心,可以引导他向楚国或者南蛮国武威国去施展。

    就算张显对南苏里国有野心,那么这两三年时间运用好了,南苏里国恢复过来,国势强盛,张显也就不敢虎视了。

    两年之约苏沓想用情面制约张显,张显何尝不是也利用这制约了苏沓,张显那时候势微,不然他也不可能把手底下的人分散出去,自己留下来做质。

    苏沓一系列的失误,让张显抓住机会,一跃而起,现在想对张显做什么都晚了。

    南苏里国现在最有战斗力的就剩二十万人了,放在武威国边境的十万人,马欢那十万人,其他的不是被打烂了重组,就是各城常备城防军,人数到不少,战斗力却差的太多,现在训练那也得时间,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把顺仪城收回来吧。”

    苏沓闭着眼喃喃道。

    “王上,万万不可,这个时候不要再逼他,要交好他,稳住他。”

    苏青急忙劝道。

    “哼,难道我要向他祈求。”

    “那倒不必,我们现在就隔着一层纸,谁也别去戳破他它,隔着这张纸,我们各自发展实力,到后来,谁发展得快,谁就是赢家,再说,我觉得张显现在目标不该是我们,而是上京城。”

    “哦。”苏沓一听,眼睛一亮,一下坐了起来:“说得对。”

    上京城楚国王宫。

    楚威王发泄完了,瞪着眼睛看着屋顶,良久。

    “把南面那五万军调回来,给我把要塞夺回来,不行再加上密营一万人。”

    密营就是密地那些精锐中的精锐。

    “啊,王上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冲动啊,南面可有几十万叛军,还有祁曼山金矿需要保护,撤回来去夺要塞,先不说能不能夺回来,他们一走,金矿没人保护,上京南大门就空了,密营的人主要还是保护京都和王宫,不能动。

    平叛军远去了,如果城中那些宵小之辈趁机闹事,南面叛军再杀过来,王上就身处危地,这事决不能冒险,要塞丢了,等平叛军回来再想办法夺回来不迟。。”

    姚霖茨费尽口舌的劝着楚威王。

    楚威王想了想觉得姚霖茨说得对,把叛军消灭,收复失地,回头在收拾贼胆包天的张显。

    好在要塞靠这边修的并不坚固,张显能有多少人,大军一到,还不吓死他,靠投机取巧夺了要塞,就让他高兴几天。

    只是来自南面叛军的威胁现在是个大难题,他以无兵可派,那五万人防御都有些单薄,更别提进剿了。

    楚威王防御南边,全力追剿连武,按理说没有什么错误,只要灭了连武,叛军群龙无首,平叛也就大功告成了。

    虽然庄家一再在他耳边鼓噪,但是他现在大胜,庄家气焰也小了。

    “他么的,老子故意的,怎么着吧,嘎嘎。。”

    楚威王躲在王宫内奸笑不亦,也确实他有些故意所为,庄家的产业大都在南面三城,武阳城最多。

    “损失这么大,看你还拿什么跟我叫嚣,嘎嘎嘎。。!!”

    “笑吧有你哭的时候。”

    姚霖茨恶意的想着:

    “张显其实没在要塞,就在南面,嘿嘿。。用不了多久,南面就是张显的家园了,西面是人家的,南面在变成人家的,人家想什么时候上你家房山揭瓦,搭个梯子就行,笑吧,趁现在蒙在鼓里时使劲笑。。!!”

    家有内鬼,外贼外贼难防。

    姚霖茨几句话就解了要塞之危。

    实际上,姚霖茨如果不是不着痕迹的一再蒙蔽楚威王,张显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得到要塞,即便得到了,也一样被夺回去,因为不管是南方的地盘还是要塞,现在都亟待整合,需要时间安置稳定。

    特别是要塞,此刻还没有真正的完全占领。

    夺取要塞前期很顺利。

    洛非按时出了藏兵谷,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渡河用的木桥,一众士卒,抬过来三根腕粗的木干捆成木排,搭在两岸,若干个木排,排在一起,不一刻就搭成了二十步宽的木桥。

    这些吃过苦头的士卒,养精蓄锐了一段时间,已经恢复如初。

    洛非兵分两路,一路夺取东关,并严守东关阻击可能来援的楚军。

    东关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宋昰也被调走了,东关中就剩下五百军,因为要把要塞储存的物质运往上京,东关连门都没关,洛非带人赶过来,守东关的楚军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缴了械关了起来,东关没有一人走掉。

    朱健带着另一半人,跑步赶往要塞,他们的路途较远。

    栈道那两万奇兵,的确够奇,谁会想到会从悬崖峭壁上天将奇兵,睡意朦胧的楚军眨眼就真正的睡了过去。

    没想到这么顺利,陈公威赶紧通知那些准备放火吸引守军的人,不必放火了。

    西官门被打开,刘墉的十几万人马大摇大摆的进了要塞,等到天亮时,各路人马都已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顺利的让人难以置信。

    但是他们的好运也就到止为止了。

    攻去秘地让他们崩掉了几颗牙。

    秘地还有几万人马,他们根本就没料到要塞就这么丢了,等发现大批人马出现在秘地外墙上时,都有些懵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刘墉命令砸开秘地的大门,准备进攻时才反应过来,虽然是后知后觉,可也让先冲进去的一万人折戟,扔下两千多尸体,刘墉只好下令退兵。

    “陈先生,这里的楚军怎么这么彪悍?”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们的人根本就进不去查探。”

    陈公威也让人试图进去查探,但是进去的人没一个出来。

    “刘将军陈先生,这里是所谓的秘地,没人能进得去,我也试图想进去看看,可差点连命都搭上,所以再也没敢尝试过。”

    星芒心有余悸的道。

    刘墉看向罗松,罗松也摇摇头,他也没人在秘地。

    刘墉和陈公威无计可施,只好下令将这里困起来。

    “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位最重要的人?”

    星芒忽然对刘墉陈公威道。

    “宋伯伦!!”

    “对呀。”

    “走。”

    张显把张横放在宋伯伦身边,说是保护他,实际上也是在监视他,张显一再告诫张横不要展现现出真正的实力,就是怕宋伯伦念及同武侯的情意,突然反复,破坏了他的计划。

    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张横会出手击杀或者拿下宋伯伦。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不过宋伯伦没有反复,而是帮了很大的忙,不然刘墉他们也不可能这么的顺利。

    宋伯伦要求假死,因为他无法面对武侯。

    陈公威通过赤邪找到这里的凌霄商会总管事,在东区南面,给宋伯伦买了一处商铺后面带大宅院的地方,让他隐居在此。

    宋伯伦被阵亡了。

    宋伯伦为张显夺取要塞立了大功,张显不会亏待他,而他还有出头之日。

    星芒的提醒,刘墉陈公威才想起,对要塞最了解的不是罗松、星芒,而是宋伯伦。

    为了不泄漏宋伯伦隐居之地,只有罗松和星芒去拜访了宋伯伦。

    “想攻去秘地不易,困死他们没有三五年不可能做到,秘地有大量物质储备,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暂时困住他们,并在其周围仔细检查有无密道,秘地修建不但防备外面人进来,也防备里面人出来,就像个瓮,瓮嘴是朝天的,但是在瓮壁上凿个窟窿也能出来,钱馥和庄严,就有密道出入,其他人也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