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秋雨没有想停的迹象,接连下数日。

    药铺更冷清,陈大夫半倚在仙人凳上,神色困懒,一下没一下地抽着手里的旱烟。

    孟梨包了几副药茶,陈尽以为她是不舒服。

    “着凉了?”

    “不是,太太这几天睡不好,泡些安神助眠的茶水。”孟梨解释。

    陈尽了然,随说:“我知道有个方子安神效果好,我帮你抓好,你带些回去。”

    面对这样的好意,孟梨欣然接受,笑着说好。

    这份宁静随着孟茹仓皇跑来的身影被打破。

    上次见她如果能用得上憔悴来形容,此时的孟茹已经算是狼狈。

    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不知道穿了几天,嘴角,眼角的乌青清晰可见。

    应是饿了很久,孟梨给她拿了水和吃的,也不顾淑女形象狼吞虎咽一通。吃的太急,被噎住,孟梨轻拍她的背为她顺气:“怎么会变成这样?”

    孟梨分明记得和苏皖说过后的第二日宋濂亲自找过她,告诉她不需要再担心孟茹的事,苏将军会处理。

    她隐隐能感觉出苏皖和苏成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些什么,那天之后苏皖又开始对他避而不见。孟梨为此愧疚不已,她不该自作聪明将苏皖牵扯进来。

    苏成允诺的事,没有食言过。

    造成孟茹如今处境的一定又是孟家那边的原因。

    孟茹缓过气,她先是一动不动呆在那,几秒后红了眼眶,却流不出泪,“刘叁当家那边没有再逼我嫁他,二叔聪明一下就猜出是我来找过你们,将我绑起来,鞭子抽,棒子打,不给吃喝,活的连牲畜都不如,我要是再晚些逃出来,怕是命都没了,那可是我们的二叔,亲二叔啊......”

    “四姨太没有帮你讲话?”孟梨眉头蹙起,听得心惊。

    孟茹嗓子像是被卡了东西,艰难道:“我这回是真的死心了。”

    她没有多说,话里的意思孟梨却懂。

    兀长的寂静之后,孟茹握紧她的手:“孟梨,你再帮我最后一次可好?我想逃。”

    孟梨问她:“你想去哪?”

    孟茹呆滞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觉得这世上之大,但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

    “去苏州吧。”孟梨说。

    孟茹看她,她眼神坚定道:“去苏州,找孟娇,我知道她的住址,她现在和五姨太开了一家脂粉铺,多你一口饭肯定是不成问题。苏州时局一直稳定,离沪上虽然近,但二叔要是真想找你也是大海捞针,想不到孟娇那里。”

    “可我和孟娇......”孟茹欲言又止。

    孟梨让她放心:“茹姐,这世上能对女子苦难感同身受的只有女子,这句话是孟娇和我说的。所以我敢肯定,你去找她,她一定不会不管你。”

    孟茹抱着孟梨失声痛哭:“是我太傻,没有好好珍惜你们。”

    去苏州最近的火车是在晚上七点,孟梨回了趟家,把这两年攒的私房钱全部拿了出来,又整理了几套换洗衣服带着。

    车站人流拥堵,她只能送到站外。

    一栏之隔,分离的或是亲人,或是爱人,或是友人,孟梨目送孟茹上车,直至火车刺耳的鸣笛充斥耳腔才回神。

    她越来越不习惯分别。

    不知为何,回去的路上孟梨一颗心总是高悬不下,隐隐觉得身后有几处眼睛跟着。

    路过一个街口,她眼前忽地一黑,嘴里被堵上东西,就那一秒的功夫,整个人被五花大绑塞进个车里。

    绳子磨得手腕痛,她挣脱不开。

    她想不出是谁会大动干戈来绑她,不可能是孟江川,他忌惮苏成,不可能做出这种虎口拔牙的蠢事,更不可能是苏成的仇家为了寻仇报复来绑一个收留的无足轻重的亲戚。

    车停了,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之后被扔到一张软床之上。

    有脚步声慢慢靠近,最终停在她身边。

    “这帮蠢货......”

    孟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路上的紧张不安瞬间土崩瓦解,全身的血液都快速流转起来。

    所有的后怕、委屈在这一刻都有了宣泄的闸口,被绑的姿势有些难堪,她也顾不得,肩膀一抽抽得任凭泪水湿了脸。

    身上的束缚除了遮眼的黑布都被摘下。

    孟梨还在哭。

    那人将她拥进怀里,贴着她的耳角同她道歉。

    “对不起,吓到我的小梨子了。”

    见面了,离大操特操还会远么。

    今天给朋友看了文,朋友说看不出这是骨科文

    谢谢有被打击到

    到底什么才算是禁忌感(土拨鼠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