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正好。

    孟豫握住孟梨的手,十指交叉,掌心传着热意。

    他仰视星空,许久说了句:“梨子,好好欣赏今晚的月色,往后大约是见不到了。”

    “为什么?”

    孟梨不解。

    孟豫说:“明天会有人来接你和妈去别的地方住。”

    他没有说自己。

    话里的歧义让孟梨不安,“叁哥你呢?”

    孟豫手从她腰后绕过去,把她揽过来,脸蹭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说:“我要去做一些事,会有非议,会有质疑,不能把你们牵扯进来。”

    “会有危险么?”孟梨惴惴不安问。

    “不会。”孟豫淡淡答道,“只是要离开一段时间。”

    孟梨低声道:“我太没用了,帮不到你。”

    额头被他弹了一下。

    “我的梨子怎么会没用,下面那张小嘴不知道有多让人着迷。”孟豫一下子就不正经了,说的混话一下让孟梨脸涨得通红。

    “我,我在和你说正经的!”孟梨气道。

    孟豫眼尖,抓住她想挥在自己手臂的小手,带到唇边亲了亲。

    “我也是认真的。”孟豫忽然正色,“以后不准你轻看自己,我喜欢的便是世上最好的,你轻看自己,就是轻看我,难不成你觉得我也没用?”

    孟梨猛然僵住,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孟豫揉她的头发,“笨死了。”

    苏皖和孟豫总说孟梨笨,可孟梨觉得他们说得一点也不对。

    她喜欢孟豫,时间上甚至能追溯到更早。

    可喜欢是被偏爱的人才有的权利,她小心翼翼把这份感情私藏。

    孟豫优秀,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就像夜空里绚烂夺目的弯月,高高在上,不敢亵渎,而她则像是月亮旁最不显眼的星星,现在孟豫告诉她,他也喜欢自己。

    她这一刻才敢相信,皎洁的月光也是能将满地琉璃照进喜爱之人的眼睛。

    可她又觉得,自己好像偷偷占了月亮的便宜。

    孟梨没想过之前找过苏皖的那位将军会是她的弟弟。

    来接他们的是宋濂,孟梨对他有点印象,别人都喊他宋副官。

    新的住处紧挨着苏宅,是个带小院的西式别墅,比起孟家的房子还要气派。

    孟梨又见到了那位苏将军。

    都说外甥像舅,如今一瞧,孟豫与他乍看确实有些许想象之处,只是身上凛然的肃意是和孟豫完全相悖的。

    从进屋起,苏成的眼睛一直死死锁在苏皖身上。

    “皖姐,好久不见。”

    苏皖却不看他,而是转头对着宋濂客气道:“宋副官,我身子有些乏,不知我的卧室是哪间?”

    宋濂面露难色,看了眼苏成。

    听见苏成说:“带太太去休息。”

    宋濂对着一边候着的管家使个眼色,那人殷勤地带着苏皖去楼上。

    孟梨本要跟着一起去,被苏成喊住。

    他递来一个首饰盒,说:“抢两次冒然造访过于唐突,这个收下,就当是歉礼。”

    孟梨跟只受惊的兔一样,一时无措,看看苏成又看看孟豫。

    孟豫向她点点头。

    她才战战兢兢地接过来,“谢谢苏将军。”

    苏成道:“你既然是孟豫妹妹,又是皖姐身边的,以后就跟着孟豫喊我舅舅。”

    苏成带着人走了。

    走前和孟豫小声说了些话,孟梨只能依稀听见孟豫说了声好。

    “叁哥,你是要走了吗?”孟梨隐约能猜到些,等人走远了就问孟豫。

    孟豫喉结滚了下,“嗯。”

    “要跟太太说一下吗?”

    孟豫摇头:“她知道。”

    孟梨不知再说些什么了,虽然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事到临头却发觉自己早已变得贪婪不已。

    她舍不得孟豫。

    她头低着,眼泪顺着脸颊滚落,砸在脚下踩的地摊上。

    一滴,两滴......

    屋里还有下人,孟豫却一把抱住她。

    他语气坚定,“梨子,记得想我,记得照顾好自己,好好长大,我还想和你做更亲近的事。”

    为啥子大家都觉得孟豫会渣梨子

    今天大约还有一更,不确定,我先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