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透明人成了主角,李奉砚夫妇是为了自己而来,听说还刻意改签了机票,提前回国,陶小凰便慌了。

    听说儿子在家里养了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所以两口子改了行程,专门回来打狐狸精,这样的桥段才顺理成章,才解释得通这对连过年都不回家的夫妻,为什么如此况?

    天地良心,她刚刚什么也没做,onica就算碰瓷也碰不到她身上的,陶小凰无助地看向李留钧,李留钧仍旧面无表情,破罐子破摔地一言不发。

    “我就说咱们儿子不是gay!”onica语出惊人。

    陶小凰:“……”

    鲁万里:“……”

    众佣人:“……”

    鲁万里眼见着自家少爷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给佣人们使眼色,在大家悄无声息地退出去之后,才小声提醒onica:“夫人……”

    onica擦擦无关性别,无关年龄,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刚刚那么激动,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担心小钧对女人不行,会不会有缺陷。”

    陶小凰:“……”

    李留钧:“……”

    鲁万里:“……”

    真的不如不解释,陶小凰明显感觉到气氛更尴尬了。

    李大米:“什么缺陷?”

    李奉砚一把捂住小女儿的嘴,扶额将自家老婆按回座位上,冲陶小凰牵强地解释:“抱歉啊,onica中文不太好。”

    陶小凰干笑:“没事没事。”

    “爸妈,你们这次能在家里待多久?”李留钧也生硬地转移话题。

    李奉砚道:“我们是专程给你过生日的,等你过了十二五岁生日,我们就去南极洲看企鹅。”

    李留钧原本也没指望父母能在家里住多久,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大约是从小聚少离多的缘故,李留钧和父母之间话并不多,只安静地听李大米叽叽喳喳地撒娇,或者onica满意地拉着陶小凰的手,问东问西。

    见过李留钧的父母之后,陶小凰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非但没被泼硫酸,还收了一堆礼物,且李奉砚夫妇很有分寸,带给陶小凰的礼物,虽然和自家儿子、女儿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