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少年的时代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浪子足浴
    明月像一盏煤油灯高挂在学府小区上空,不知名的虫鸣声纷纷交响乐起,恰适一曲舒适惬意的催眠曲。 然而月色下的另一片天地却截然相反,这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形形*的人游走在街道以及两旁的琳琅商铺间。

    浪子足浴温泉会所,正是待客的黄金档时期,墙角的监控摄像头将来往的客人收录到机房工作室的电脑屏幕上,四五个青年男子背对着监控电脑正抽烟闲聊着,时不时地溜出一两句污言秽语和浪荡的笑声,全然没注意到监控窗口上,会所的总监吴舟与现场经理张姐正往机房工作室里走来。

    走道上,吴舟与张经理边走边谈,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大体说的是公司这半个月的业绩明显下滑,让张经理尽快想办法,末了又问了一句:“姑娘们没闹出什么动静吧”

    “没有,只是。。。”张经理欲言又止,忍不住想起那个令人头疼的智障丫头,又觉得如果连这智障丫头都对付不了,那吴总如何还能放心地把事情交给她呢?

    果然吴舟停下脚步,黑着张脸问道:“只是什么?”

    “哦,也没什么”张经理反应也快,立马改口笑道:“只是姑娘们好些天没溜冰了,个别情绪难免有些暴躁,因此,客人也没少投诉呢”

    她一句话就将这半个月下滑的业绩寻了个理由,而且说的充分又得理,吴舟还真不好再指责她什么,便点了点头,柔和了语气说:“这一阵子确实辛苦你了,刚好,今天进了一批新货,你看了肯定会喜欢,跟我来”

    吴舟朝张经理神秘一笑,两人已走到机房门口,验了指纹锁后,推门进去,就见屋里一片乌烟瘴气,顿时眼里闪过一丝不快之色。

    四五个青年见是吴总监和张经理进来后,也不慌乱,懒懒散散地挪开椅子站起,又参差不齐地各喊了声:“舟哥好!张姐好!”

    这几个人实际上是吴舟一手带出来的亲信小弟,所以在公司对上级的称呼也比较随意,上班也没个上班的样子。因为他们只负责处理会所一些棘手和不上台面的事情,可以说浪子足浴温泉会所能有今日的发展,离不开这一帮小弟在背后撑着场面。所以吴舟也不好当场开口骂人,摆了摆手说:“把烟掐掉,不知道机房禁烟火麽?”

    “知道了,舟哥”小弟们虽然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从语气可以听出对吴舟还是带有一定的尊敬。

    “知道了还不赶紧认真工作?场子要是出了事情,我第一个找你们算账”吴舟指着这一帮小弟,半开玩笑地说道

    小弟们赶紧挪动着椅子,聚精会神地盯着监控,当然,更有机灵的小弟还不忘搬来两张椅子给吴舟和张姐落座。

    吴舟指着那名机灵的小弟说:“去把新货拿出来给张经理瞅瞅”

    小弟应声去了,很快将一包白粉送到张经理面前,张经理一接手便忍不住欣喜道:“是白粉啊,太好了,就是不知道纯色如何”

    吴舟眯眼笑道:“这我没倒试过,要不你替我试试?”

    张经理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说:“我可没这福气,还是留给姑娘们,这下她们倒也省事了,不用抱着塑料瓶子和吸管了,咯咯咯”

    张经理笑得极具妩媚,尤其想到那智障丫头,常把冰壶直接当饮料往嘴里吸,又被呛的哇哇大哭,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等张经理恢复神色后,吴舟才继续开口道:“这次新货比以往贵了两成,所以落下的业绩也要抓紧补回来”

    张经理刚要回话,机房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吴总、吴总、有人来场所闹事”

    大家闻言都齐齐朝监控视频看去。

    “放心吧吴总,我向您保证,这月的业绩指标一定会超额完成,那没咋事我先下去忙了”张经理知道吴总有事要处理,便退出了机房。

    等张经理一走,一小弟指着视频义愤填膺道:“舟哥,是阿亮和阿成的父母,这四个老不死的,三天两头来闹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下去摆平他们”

    “阿亮和阿城?”吴舟低声呢喃了一句,这才想起阿亮和阿城本也是他小弟,只因三个月前被人莫名其妙地给杀了,而且是被利器贯穿心脏直接毙命,可见杀人凶手不是一般的小混混,那么摆明了是有人要针对他,但事情蹊跷的是,此事过后至今有三个月了,浪子足浴场所也没出什么麻烦和状况,这便让吴舟百思不得其解了。

    “上个月不是给他们一笔安抚费了么,怎么还来闹事?”吴舟有点不悦地骂了一句。

    “唉,要不说这人性就是贪婪,这摆明了要赖上我们场所呗,舟哥,你也别动气,这事我来摆平”面前一小弟拍着胸脯,脸上带着一丝阴狠,作势就要离去。

    “等等”吴舟叫唤住了那小弟,叮嘱道:“做的干净点,另外再替我向阿亮和阿城多烧点纸钱”

    第二天,北城的江上又漂浮着四具尸体。

    蓝婷萱蹲在江岸边,专心地采集着岸上的脚印信息,温晓丽兴匆匆地跑过来喊道:“婷萱姐,经初步验证,这四名死者的死亡时间不会超过24小时,但具体死亡原因还要进一步验证”

    蓝婷萱嘴角微微上翘,她早已从岸边的脚印推断出来一些线索,起身将相机交给温晓丽说道:“这是个极其简单的案子,就交给你来跟进了”

    “啊?”温晓丽扁着嘴看了眼相机,又看向走向警车的蓝婷萱,忙追上去问道:“婷萱姐,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死者是怎么死的?”

    蓝婷萱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温晓丽一眼说:“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不用我再提示了吧”

    “啊?”温晓丽摸了摸脑袋,看着蓝婷萱坐进车里朝前方的运尸车努了努嘴,温晓丽这才醒悟过来,一拍额头,忙坐进副驾驶拍着胸脯保证道:“我懂了,婷萱姐,你就放心吧,我保证24小时内破案”

    夜里九点钟,浪子足浴温泉会所,在一间包间里,古天域躺在沙发椅上,双脚泡在花香四溢,热气萦绕的浴足盆里,闭着双眼,脑海里挥之不去全是林淑婷的影子。

    他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在此找到林淑婷,但他内心深处分明感觉到林淑婷在哭喊着他的名字,哭喊着他去救她,一声声哭喊声揪痛他的心。

    “淑婷。。。”古天域一哆嗦,直起腰坐了起来,一时间竟有点晃神。

    站在包间门口的女服务员听到声音,忙敲门进去,微微一鞠躬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哦,我洗好了,把水撤了”古天域抬起双脚,双眼四顾寻找着干毛巾。

    两名女服务员快速将足浴盆抬出去,另一女服务员则准备好毛巾,蹲在古天域面前,正替他擦脚。

    古天域双脚有点僵硬,到底是不好意思,尴尬地摸了摸贴在脸上的假胡须。

    “先生,您躺着就好,放轻松点,我将为您做足疗按摩”女服务员声音莺啼婉转,不禁让人意想连篇。

    古天域在沙发椅上躺好,目光在女服务员的脸蛋以及微微敞开的衣领口处流连忘返。

    要说这种猥琐的眼色女服务员早已司空见惯,但面对古天域这般英俊的面容,仿佛被他亵渎也是一种享受似得,女服务员的按摩指法越来越上道。

    古天域也是极其配合地传出一阵咿咿啊啊的*声,完全颠覆了他平时的那副形象。

    “噗。。。”坐在车里的念清幽忍不住将刚灌进嘴里的一口果汁全喷了出来,又气又憋不住笑的骂道:“臭天域,你发什么春呢,敢叫的再浪点么”

    坐在驾驶位上的方心怡嗔怪地瞪了一眼念清幽喷在电脑屏幕上的果汁,忙抽出纸巾擦拭,听着耳麦里古天域越来越浪的叫声,脸颊不禁也一阵火辣辣的。

    “先生,力道还适中不”女服务员也偷偷打量着古天域,见他穿着花里花哨,却皆是价值不菲的名牌服饰,想来定是个寻花问柳的富家公子爷了,便卖力地介绍起场所的特色保健套餐。

    坐在车里的念清幽和方心怡两人顿时竖起了耳朵,眼神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那是装在古天域身上的隐形监控摄像头传来的画面。

    只见画面里,古天域在女服务员的引领下,乘电梯来到八楼的一间包房里。

    房间装饰豪华,却空无一人,古天域随意游览把玩着房间里的装饰品,最后目光落在一面复古镜子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搔首弄姿,尤其满意贴在脸上的假胡须。

    实际上他早已发现藏在房间角落里的隐藏摄像头,心道还好事先化妆了下,就算当头照面想必那姓吴的也一时认不出自己。

    “咚,咚咚”伴随着敲门声,包间门被推开,从镜子里隐约看到一女子踩着优雅的高跟鞋缓缓走来,古天域的一颗心伴随着女子的高跟鞋落地声,越咚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