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燕欢歌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疯狂的想法
    沈欢并不傻,他从封永嗣的话里一下子便想到了那个荒唐至极的可能!

    额,自己的儿子有可能当皇帝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沈欢自己把自己给吓住了。

    不敢管背心的冷汗,沈欢的眼睛死死盯住了眼前这个他简直无法理解的封永嗣。

    这个人疯了!

    “为什么是我?”

    问出这句话时,沈欢感觉自己也疯了。

    “聪明!”

    封永嗣微微一颔,神情淡淡的道:

    “本宫就是看中了你这一点,你聪明绝顶、文武双全、重情重义,在我大燕朝绝对是一个凤毛麟角的存在,属于一个妖孽级的人物,本宫相信你这样的人的后代也一定是杰出,这样他才有能力去保护他的哥哥,不让人欺负他的哥哥,让一个对他没有多少威胁的哥哥长命百岁,这点是本宫作为一个父亲最基本的要求!

    而且还有一点也比较重要,那就是我们夫妻恩爱有加,本宫很感激她在我这样之下还能对本宫不离不弃,更感激她作为一个妻子,作为一个母亲所做到的一切,所以,即使是这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本宫还是希望是一个长得比较顺眼的人来做!”

    “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

    “因为这段时间宫里已经开始在慢慢传播一些对于本宫和烨儿非常不利的流言,本宫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

    疯子,绝对是一个疯子!

    沈欢看着面色沉稳,内心却像疯子一般的封永嗣,他感觉自己也快疯了。

    这个疯狂想法背后的仇恨有多大呀,沈欢不敢去想!

    他更愿意朝着一个父亲、母亲的人性去想,他希望这是一对夫妻出于深深的舔犊之情才有这个荒唐的想法。

    只是,这件事情自己真的不能做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自己真的是帅得没有天理,聪明得天怒人怨了吗?

    但是沈欢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去怪自己的聪明和帅气了,他想把这件事情给推脱。

    “太子殿下,你为什么不给太子妃用点迷药,让其他人去做?或者对我使用那种药物,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件事情做了?”

    沈欢无语至极,已经不打算继续对封永嗣尊敬,于是把问话的您改成了你。

    封永嗣要了摇头。

    “本宫爱我的妻子,她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我不想用那种药去对付她,我更不想她一辈子因此而郁郁寡欢,坏了我们夫妻的情分。

    这件事情必须面面俱到,我妻子需要一个她亲生的儿子,本宫需要一个能维护烨儿的弟弟,若是用药物对付她,她恨上我之时,必然对新生孩子抱抵触情绪,这样儿子能不能生下来都两说。

    再说,任何药物都是有危害的,本宫不想因为这样再生出一个不健康的儿子,从而再来把这件事情重新做一遍!”

    唉,看来那个未曾谋面的太子妃已经同意了这件事情,沈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怀侥幸的道:

    “我能不做这件事情吗?”

    “不能!”

    “为什么?”

    沈欢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拒绝的理由了,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封永嗣冷冷一笑。

    “因为只要你踏出这个房门,你就会变成一个企图染指太子妃的采花大盗,然后被院子里埋伏的不下三十个武艺高强的侍卫给乱刀砍死,再然后,你们沈家绝对会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烟消云散,本宫誓!”

    “你......”

    一个堂堂的大燕太子给自己讲这些,岂能没有准备!

    沈欢怒不可遏的狠狠一拍书桌站了起来。

    然后......他又慢慢的坐了下来,他不想自己沈家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一下子便没了。

    他不敢轻视一个快要疯掉的人,他更不敢以沈家的一大家子性命为赌注去冲动,不管外面有没有侍卫,沈欢都不敢赌。

    “外面那些武艺高强的侍卫知道这件事情不?”

    封永嗣轻轻的摇了摇头。

    “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我们三个人知道!”

    “那其他人都不知道你身体的状况吗?”

    封永嗣面色一痛,寄出一丝冷笑。

    “当时父皇正在筹备夺嫡大业,并没有过多的过问此事,而另外两个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没想到我被人救回后捡回了一条命,至于当时的府里参与救护本宫的太医都已经不在了!”

    说完,封永嗣撩开上衣的衣衫,沈欢一眼就看见了他胸前一条长长的刀疤。

    真狠,为了秘密杀人灭口!

    事已至此,沈欢已经没有心情去追究为什么胸前的刀疤和没有能力生孩子之间有什么关系了,是下面也挨了一刀呢,还是因为过度惊吓或者伤了经脉导致不能人道?

    他更没有心思去追究是不是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个秘密,既然封永嗣有如此疯狂的想法,那这件事绝对不会有半点意外。

    他现在只想关心自己。

    “我会怎么样?”

    “十个月,十个月以后若是一个男孩,你会意外的从这个世界消失!至于你的家人,甚至包括孩子,只要本宫在世一天,他们都会过得很好,这点,有萧家和上官家两个豪门在,你应该相信的!”

    封永嗣语气平淡至极。

    沈欢被气笑了,他无语的摆了摆头。

    “你不怕我出去乱说吗?”

    “不怕!”

    封永嗣一副胜券在握的口吻道:

    “因为天下间没有人在知道自己的结局时,还敢四处乱说,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未出生或者在今后会被以欺君之罪和企图颠覆大燕王朝的罪名而身异处,你是一个聪明人就更不会!”

    这是实话,如果知道自己的死成为必然,绝对没有人愿意去把自己有机会成为皇帝的孩子给揭露出来,更不愿意自己家里那些孩子也受到牵连,而恰恰沈欢目前就有两个女人怀有他的孩子,以后也将要出生。

    过几天去告?

    好像也不对!

    不说封景珹在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不会杀了自己灭口,以保皇室的尊严和血统的纯正,到时牵连的除了自己沈家,太子妃肯定也会一同被诛。

    再说自己好像也做不出亲手谋杀自己有可能已经被怀上的孩子,做不出出卖一个与自己有亲密接触的女人的卑鄙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