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性能至上 > 第二十七回─寧靜的前一刻
    隔天到了學校,甚麼事都沒發生的度過一個上午,到了下午社團時間,一如往常地走進道館準備飲水和器具。

    「允萱,你過來一下。」教練從道館探出頭大聲地對著洗手台正在洗瓶子的我喊。

    「來了。」我沖洗完最後一個瓶子後就把瓶子搬回道館裡放好在走道教練面前「請問有甚麼事嗎?」

    「在過幾個禮拜後就要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比賽了,這關係到能不能在下學期的決賽圈。」教練下意識的摸著下巴看著我講。

    「教練的意思是......要加緊訓練嗎?」我抬頭看著教練。

    「沒錯,從今天開始,哲亦和偉豪的訓練跟其他人分開,這是其他人的訓練表,麻煩你代我去訓練他們了。」教練從手中的資料夾裡抽出一張訓練表給我,並交代我注意事項。

    「好的,那等他們跑步回來就這樣進行,我先去裝水了。」我收起訓練表再次搬著水瓶道飲水機前接水,等全部的水都接完後我彎腰準備抬水起來時有個人影在我旁邊停下來。

    「很重吧,我幫你拿。」   我抬頭,李哲亦微笑看著我。

    「好啊,那就麻煩你了。」我沒有拒絕,我單手插腰看著他接受他的好意。

    「這時候應該要說「不用麻煩」才對吧。」李哲亦彎腰拿起放著水瓶的架子。

    「怎麼,別人的好意不能糟踏了阿,而且你是自願的,我有甚麼理由拒絕。」我搖搖頭甩著手表示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表情回應李哲亦。

    「對,我心甘情願。」李哲亦嘆了一口氣後說,感覺像似在後悔開口似的,可是也來不及了。

    我跟李哲亦回到道館內後教練把全部集合起來講話,我接過李哲亦手上的水架叫他去集合,他點頭後把水架給我後就去集合了。

    我把水放在一旁後也快速得走到教練旁邊跟大家一起聽話,教練先是把大家巡視一遍後開始清喉嚨。

    「今天應該全到吧,哲亦。」教練先是看著李哲亦詢問。

    「對,教練。」李哲亦點頭表示。

    「好,最近,全國比賽開始了,我們派了哲亦和偉豪去參加比賽,再過沒多久,第一階段比賽就要開始了,如果成功的話,下學期就能參加決賽圈,因此,哲亦和偉豪你們兩個從今天開始跟著我訓練,其他人,按造經理的指示去訓練,以上。」教練認真的跟大家講,下面的人也很認真地看著教練,沒聽到大家有甚麼問題後教練再次點一次頭後說「沒有問題的話可以開始訓練了。」

    說完話後,教練就把李哲亦和梁偉豪帶到一旁訓練了,我看著剩下的人,我走他們面前看著他們,正要講話的時候聽到下面的人話。

    「太好了,是經裡來帶我們訓練欸,看來這幾天會很輕鬆呢。」男一推著隔壁男二的手臂一臉笑嘻嘻的講。

    「對阿,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經理對練。」男二也同樣笑嘻嘻地回話,完全不知道我在他們面前的表情是如何。

    聽到他們二傻講話,其他也跟著起鬨,我看著他們笑嘻嘻地說我會讓他們輕鬆的過這幾天,我的青筋不知覺得爆出來,最後我對著他們拍手三下讓他們注意到我。

    其他人一轉頭到我的表情後每個人的笑容都僵掉了,我壓抑著怒火,臉上帶著微笑,額頭上出現青筋。

    「各位。」兩個字為開頭,溫度自然而然讓人很害怕,猶如隨時都可把他們殺掉搬的可怕寒冷,他們立刻立正等著我發言。

    「是誰說,給我帶很輕鬆的,嗯?」我笑著歪著頭問他們,他們開始慌張地你看我我看你「看甚麼看,現在開始訓練,這樣好了,你們先做一百下伏地挺身,做完練踢腿,兩隻腳'各八十次,你們先做完這個我在跟你說要做甚麼,希望你們能在今天內做完,沒做一個個別想回家,現在開始。」

    「等一下,這個訓練也太困難了吧,才兩個小時......」

    「那就現在開始做,還是我要把伏地挺身改成一百五十下呢?嗯?還不開始訓練。」我垮下微笑睜著眼睛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他們自然是打了冷顫後摸摸鼻子去訓練了。

    我在一旁看著他們伏地挺身,看到姿勢不對會過去糾正他們,除了休息時間以外也還在進行我下達的指示,這讓我心軟了一下,就這樣到了放學時間。

    「完蛋了,還沒做完,怎辦,今天是遊戲上市日阿。」

    「我也是,我等了很久的電視節目改時間了,如果正常回家的話就可以趕上了,可是現在      隔天到了學校,甚麼事都沒發生的度過一個上午,到了下午社團時間,一如往常地走進道館準備飲水和器具。

    「允萱,你過來一下。」教練從道館探出頭大聲地對著洗手台正在洗瓶子的我喊。

    「來了。」我沖洗完最後一個瓶子後就把瓶子搬回道館裡放好在走道教練面前「請問有甚麼事嗎?」

    「在過幾個禮拜後就要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比賽了,這關係到能不能在下學期的決賽圈。」教練下意識的摸著下巴看著我講。

    「教練的意思是......要加緊訓練嗎?」我抬頭看著教練。

    「沒錯,從今天開始,哲亦和偉豪的訓練跟其他人分開,這是其他人的訓練表,麻煩你代我去訓練他們了。」教練從手中的資料夾裡抽出一張訓練表給我,並交代我注意事項。

    「好的,那等他們跑步回來就這樣進行,我先去裝水了。」我收起訓練表再次搬著水瓶道飲水機前接水,等全部的水都接完後我彎腰準備抬水起來時有個人影在我旁邊停下來。

    「很重吧,我幫你拿。」   我抬頭,李哲亦微笑看著我。

    「好啊,那就麻煩你了。」我沒有拒絕,我單手插腰看著他接受他的好意。

    「這時候應該要說「不用麻煩」才對吧。」李哲亦彎腰拿起放著水瓶的架子。

    「怎麼,別人的好意不能糟踏了阿,而且你是自願的,我有甚麼理由拒絕。」我搖搖頭甩著手表示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表情回應李哲亦。

    「對,我心甘情願。」李哲亦嘆了一口氣後說,感覺像似在後悔開口似的,可是也來不及了。

    我跟李哲亦回到道館內後教練把全部集合起來講話,我接過李哲亦手上的水架叫他去集合,他點頭後把水架給我後就去集合了。

    我把水放在一旁後也快速得走到教練旁邊跟大家一起聽話,教練先是把大家巡視一遍後開始清喉嚨。

    「今天應該全到吧,哲亦。」教練先是看著李哲亦詢問。

    「對,教練。」李哲亦點頭表示。

    「好,最近,全國比賽開始了,我們派了哲亦和偉豪去參加比賽,再過沒多久,第一階段比賽就要開始了,如果成功的話,下學期就能參加決賽圈,因此,哲亦和偉豪你們兩個從今天開始跟著我訓練,其他人,按造經理的指示去訓練,以上。」教練認真的跟大家講,下面的人也很認真地看著教練,沒聽到大家有甚麼問題後教練再次點一次頭後說「沒有問題的話可以開始訓練了。」

    說完話後,教練就把李哲亦和梁偉豪帶到一旁訓練了,我看著剩下的人,我走他們面前看著他們,正要講話的時候聽到下面的人話。

    「太好了,是經裡來帶我們訓練欸,看來這幾天會很輕鬆呢。」男一推著隔壁男二的手臂一臉笑嘻嘻的講。

    「對阿,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經理對練。」男二也同樣笑嘻嘻地回話,完全不知道我在他們面前的表情是如何。

    聽到他們二傻講話,其他也跟著起鬨,我看著他們笑嘻嘻地說我會讓他們輕鬆的過這幾天,我的青筋不知覺得爆出來,最後我對著他們拍手三下讓他們注意到我。

    其他人一轉頭到我的表情後每個人的笑容都僵掉了,我壓抑著怒火,臉上帶著微笑,額頭上出現青筋。

    「各位。」兩個字為開頭,溫度自然而然讓人很害怕,猶如隨時都可把他們殺掉搬的可怕寒冷,他們立刻立正等著我發言。

    「是誰說,給我帶很輕鬆的,嗯?」我笑著歪著頭問他們,他們開始慌張地你看我我看你「看甚麼看,現在開始訓練,這樣好了,你們先做一百下伏地挺身,做完練踢腿,兩隻腳'各八十次,你們先做完這個我在跟你說要做甚麼,希望你們能在今天內做完,沒做一個個別想回家,現在開始。」

    「等一下,這個訓練也太困難了吧,才兩個小時......」

    「那就現在開始做,還是我要把伏地挺身改成一百五十下呢?嗯?還不開始訓練。」我垮下微笑睜著眼睛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他們自然是打了冷顫後摸摸鼻子去訓練了。

    我在一旁看著他們伏地挺身,看到姿勢不對會過去糾正他們,除了休息時間以外也還在進行我下達的指示,這讓我心軟了一下,就這樣到了放學時間。

    「完蛋了,還沒做完,怎辦,今天是遊戲上市日阿。」

    「我也是,我等了很久的電視節目改時間了,如果正常回家的話就可以趕上了,可是現在經理絕對不會放我們走的。」

    「我也是......」

    「我也是......」

    只要有一個人開始哀豪其他人也會跟著哀豪,又不犬類怎麼會有這種習性,聽不下去它們哀豪的我對著他們喊了一句「集合!」

    他們紛紛轉頭看向我卻又不敢說甚麼的走向我在我前面整隊,我巡視他們一圈後看著第一排的人喊著「從明天開始正常訓練,今天就放你們一馬。」

    話還沒講完,下面就傳來了歡呼聲,我瞪著他們,歡呼聲又停止了,接著我又繼續說「下次,我不要聽到給我帶會很輕鬆這句話,跆拳道只要有一天鬆懈身體就跟不上,所以不要想著輕鬆度過,聽到了沒。」

    「好的經理。」大家互看一眼後一起回答我,聽到回答我很欣慰,便對他們揮手讓他們走了,大家知道可以回家後很高興地換了衣服背起包包衝回家,我在原地鬆了一口氣後開始收拾器具和水瓶。

    收拾到一半突然有人從道館門口朝者裡面喊「舒允萱在不在!」

    我回頭看著喊我名字的人,是個女生,頭髮染成褐色,耳朵上一堆耳環,一臉韓國妝,我走過去到面前「請問找我甚麼事嗎?」

    我一走到她面前,她雙手環胸,她用眼睛上下打量我,然後露出鄙視的笑容「哼,自以為長得好看一點就可以去勾引在賢嗎?」

    「請問你再說甚麼?」我皺起眉頭看著眼前的女生。

    「想知道我再說甚麼?那就跟我來吧,我會好好告訴你我再說甚麼。」她趾高氣揚的講完話後轉身走掉了。

    「又是程在賢。」我暗自的不屑的講,接著也踏出道館跟著那女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