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独自掌控 > 第二十九章 入局
    孟灿山神色淡漠的脸上唇角微微勾起,低下头看了一眼栓在自己腰间十指相扣的手。因为使力的关系,苍白纤细的指节骨上正充血乏红,他明显感到了背后女人在用尽全力紧搂着自己,久久不肯撒手。

    他抬眼的瞬间,即刻收敛起笑容,大手一扯,强硬地掰开佟佳的手,迈开步子就朝着门外走。直到走到房门前,才突然停下脚步,扯了扯唇角,不冷不淡说了句:“报仇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随即便转身离去。

    佟佳听闻他一席话,心想莫不是事情有了回旋的地步?来不及细想,赶忙扯过盥洗台上的浴袍,径直往身上一裹,再回到房间内拿上那份资料,后脚也跟着孟灿山的身影往三楼书房上走。但孟灿山走路的步子极大,她得一路小跑才能勉强跟在他的身后。也就在他闪身进入书房,猛地扬手阖门之际,她一着急,一个个健步就直愣愣冲上去,二话不说伸出一条胳膊挡在即将阖紧的门上。电光火石之间,幸得孟灿山反应够快,在就差一秒要闹出事故之前及时拉住了那扇厚重的木门。

    他冷着脸,手扶着门把手杵在门边,眉头轻微皱起,眼神中却流露出不悦嘲弄:“你就不怕我夹断你的手吗?”他讽刺道。他之所以匆匆忙忙从她房间里出来,加上之前撂狠话赶她走、扬言和她保持距离,无非就是不想给她任何见面攀谈的机会,用以退为进、漠不关心的方式表示自己其实并不在意她的事情。

    人就是这样,你越吊着她,她就越着急往上赶,他太清楚佟佳的个性了,并把她的性格拿捏的恰到好处。即便是她此刻拥有着强烈的复仇动机,在明知自己已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更懂得权衡利弊,放下自尊和廉耻,摇身一变以乖巧顺从的姿态乖乖回到他的身旁,毕竟唯有依靠他的力量方才能报仇雪恨。一想到她刚才还哭丧着脸,放低姿态求着自己,甚至不惜用自杀的方式都要见他一面的态度,心里都会忍不住的激动和兴奋。

    眼下,佟佳却并未理会他的嘲讽,昂着头,迎着他的目光,只稍一侧身,动作轻盈地就从他身侧进入书房,再回身斜倪他一眼,淡淡笑道:“放心,我心里有数着呢。”说罢,便自顾自地往他书房里走。她知道孟灿山不待见自己,却千方百计的不如他愿,以苦肉计的方式逼他现身。现如今,更是好不容易把握住见面机会,她定要把妈咪的事情问个水落石出才行。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孟灿山的书房,第一次是被他强吻的那天晚上,可惜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这一次倒好,总算是在灯火明亮的时候看清书房内的每一寸布局。

    她还在饶有兴趣地四处张望,孟灿山已是双手插兜,从她身侧信步经过,在办公椅上缓缓落座,双腿交叠,不发一言,就这么饶有兴趣地盯着她,心想自杀的戏码都玩过了,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两人沉默良久,半晌过后,见她仍是呆呆伫着,孟灿山终还是忍不住戏谑她道:“你大半夜赖着我家不走,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参观我的书房。”

    佟佳徒然笑了笑,懒理会他的嘲讽,环顾书房一圈后心满意足得收回视线,举起手上那份资料,在空中扬了扬,抬手一丢就把它甩在孟灿山面前,眼波流转,盈盈笑道:“哥哥,你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孟灿山不觉扬眉,颇感意外,在确定她不是开玩笑后,慢条斯理的反问她:“你似乎很执着于报仇这件事情。”

    “对啊。”佟佳点头,又问:“难道你不是吗?莫非,你没想过报仇?”她怔了一怔,脱口而出。

    孟灿山皱鼻表示不屑,作势耸了耸肩,索性把上半身窝在椅背里,另只手则撑在把手上,扯了扯唇角,认真回答她:“想过。”顿了一顿,眼珠子一转,正色道:“也没想过。”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生活过得挺好,我为什么还要自找麻烦去招惹他们。况且这种以卵击石的举动在我看来只会费力不讨好,落下不好的名声,我又何必这么做呢。”他声线低沉且凉薄,根本听不出情绪,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姿态惬意且慵懒。

    佟佳闻言不悦,他那置若罔闻的态度大大刺激了她,她努了努嘴,眼神里迸射着锋芒,忍不住反唇相讥道:“我可不信你没想过报仇。我那么害你,你都能揪着我十天不放。更何况地底下埋着的人可是你亲爸,你能咽得下这口气?”佟佳睁大双眼,一帧一帧的观察着孟灿山的面部表情,试图从中找出端倪,继而打击他的痛处。片刻,她又继续冷哼:“再说了,你不是权势滔天的总裁吗?你既然能用尽办法报复于我,想必也是有手段对付他们的,怎么不动用你的力量去反击他们。”

    ”

    私以为孟灿山会被她的激将法说动,然而孟灿山却是低头一阵嗤笑。这番异想天开的狂妄话语,无疑把她那单纯无知的想法暴露于众。他歪过一侧脑袋,匪夷所思地目光望她片刻,俄而才不紧不慢道:“我当你是拿什么办法来说服我,就这?我看你是不是想得有些简单了。”他边说,右手指尖边在微张的唇瓣上来回游走。“你以为复仇就是耍耍嘴皮子喊喊口号那么容易?如果没有从长计议和周密的部署,凭借什么能扳倒他们。况且…”他停顿了一下,眼神略微躲闪,完了低垂着眉眼,谦虚的笑道:“我要纠正你一句。我算哪门子的总裁,不过是一介刚入行的高级打工仔罢了。论资排辈,在他们那种老牌富豪眼里根本排不上号,哪里来的权势滔天一说。”说完便装模作样的自嘲讪笑。

    佟佳看着他那固作洒脱实则惺惺作态的不耻态度,不由地内心暗骂他臭不要脸,但也不好驳他面子,也硬着头皮陪着他笑。笑着笑着,敛起表情,面露难堪,沉声问道:“难道就没有办法击溃他们吗?”

    “你不妨先看看这个。”孟灿山按下台面上一颗按钮,哗的一声,背后墙面随即从上拉出一块写字板,诺大的版面上贴满了各式裁剪工整报纸和一些照片,用纵横交错的红线把各自的关系串联在一起。

    “你仔细看看这里面的水有多深,你确定还要趟吗。”良久过后,孟灿山才轻声问她。

    佟佳未答,久久伫在写字板前,蹙着眉头专注的望着版面,好一会儿后,才慢慢理清里边的人物关系。版面的内容不难理解,最后所有的红线皆呈金字塔般汇聚在一起,箭头皆指向最顶端的慕示集团。佟佳若有所思的指着上面那张空白的照片回首望着孟灿山,厉声问他:“背后的杀人凶手就是慕示集团对吧,他们的老板是谁?”

    孟灿山冷漠摇头:“不知道。”转过椅子,顺着佟佳的指尖方向,视线也落在了那张空白照片上,复而又继续补充:“这个人从未在公共场合上露过面,他太神秘了,我查了很久也查不到他的半点消息。神秘得仿若这个位置上的人就好像形同虚设一般,让我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不过,神秘归神秘,他既然能做到全身而退,也刚好验证了这个家伙有多狡猾。”

    佟佳听闻,紧抿双唇静默片刻,待消化了一切消息自己也想通之后,再抬眼望向孟灿山时,语气里多了一分坚定,她问他:“既然如此,想要全方位了解这个人,就必然得深入敌后。那我们想办法混进幕式集团呀?”

    “我们?”孟灿山忍俊不禁,挑了挑眉毛:“呵呵,怎么就成了我们了?”他故作高深的说道,可唇角却忍不住扬起一丝痞笑,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改为用手撑起下颏,眯起深邃的眼眸,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游走。从她精致的小脸移动到白皙的颈部上,再到丰满浑圆的乳房,还有那不可忽视的修长双腿,即便是隔着两层阻挡,她那好看的面容和高挑的身材都堪称一绝,让他赞不绝口。他的视线又再度回到她的脸上,坏笑道:“你总得给我一个能让我接受的复仇理由吧,你知道我从不做无利买卖的。”

    佟佳大吃一惊,从他只言片语和他那股热辣、咄咄逼人的赤裸目光,她深刻感知这背后意味着什么。慌乱之中,忙抬手束紧自己浴袍的腰带,又把敞开的领口拉得密实,警觉地盯着他,暗骂他无耻之徒。

    他一番挑逗后,坐在那眯着眼,性质高昂的全程看着她欲盖弥彰的可笑举动,唇角一勾,索性起身,慢悠悠地走到她的跟前。

    这种带着危险目的且近距离的压迫感令她感到身心不适,她也跟着孟灿山的节奏,他往前一步,她就后退一步,直到孟灿山停下脚步,她才松了口气。几秒过后,他突然伸手过来,佟佳内心一惊,如临大敌,不料他却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眸已不再是那般嘲弄,而是恢复了往日的淡漠,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看你,就这点羞耻心都放不下,能拿什么来报仇。”说完转身就要走,边走边冷声道:“人生路上转折点无数,你现在就好比站在十字路口,你要想清楚了,一旦你选择了复仇这条道路,即便前方万丈悬崖危险重重,你也再无回头的机会。我给你一点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

    佟佳闻言未答,只是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好久没有清晨慢跑放松了,她想利用这个机会,边跑边好好思考接下来的道路该怎么走才好。她沿着这群依山而建的别墅跑了个痛快,脑海里不断琢磨着孟灿山的话语,很显然他想要的理由其实不明而喻。

    晨跑结束后回到家就恰巧碰见孟灿山穿戴整齐坐在餐桌旁,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吃着早餐。她和阿东笑了一下算打了声招呼,故意挑了个紧挨着他的位置落座,咬了块面包后,压低着声音跟他说道:“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好好考虑你昨晚的提议的。”

    她想着她都这般松口半答应了,以为孟灿山会再跟她透露些什么机密内容,不曾想,他竟是从旁边的椅子上拿了几张履历表放到她的面前,淡淡说道:“选一个目标吧。”

    佟佳心中大喜,面上却佯装镇定,难不成不用什么刁钻理由他就答应自己一起去复仇了?她喜形于色,反正也不懂那些人是谁,随意抽了一张,轻敲桌面:“就这个。”

    “好,下午我过来接你。”

    孟灿山言出必行,这天下午,一行三人很快便开车来到慕示大厦楼外。由于这一处地段繁华,又处在办公地带,办公楼宇众多,门外并未允许停车,阿东只好围着这一带开车瞎转。

    孟灿山紧抿薄唇,凝神深思,须臾过后才望着窗外冷漠说道:“这栋灰色大楼就是慕示大厦,大楼戒备森严,为了安全起见并没有设置地下停车场,出入口只有一楼这一个,四周皆有持械的警卫随处把守,严格意义上来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员工卡,外人根本无法进入。即便是外来人员想要拜访,都要提前好几天预约,把背景资料查过一遍之后才得以放行。所以想混进慕示集团,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两人又来到动车站,纷纷站在三楼餐厅的扶手栏杆上,孟灿山一直不停的低头看表,不一会儿,才丢给佟佳一个小型折叠望远镜:“B11检票口贵宾候车室,格子衬衫那个男人看到了吗?”

    佟佳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他口中的那个格子衬衫的男人,一脸正经威严的模样,看起来也不过40出头。

    “记住今天是星期五,现在的时间是下午6点半。这是履历表上的那个男人,他叫秦方潭,是一个项目分部的三把手,同时也是一个孝顺又节俭的人,每个周末都会雷打不动的坐动车回去探望父母。你说想要单枪匹马混进慕示,那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最好的选择。”他双手搭在栏杆上,表情极为严肃认真。

    “但慕示有一个不成文的招聘条件,除了HR之外,底下员工都有资格推荐身边熟悉的人进入慕示,再拿到招聘邀请后,还得经过HR的层层盲选及严格考核才能进入慕示。这种裙带关系一方面保证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另一方面就好比莫比乌斯环,大家都是同坐一条船上,在共同利益驱动下就会对彼此隐瞒之间的秘密,毕竟,拨出萝卜带出泥,一人受罚,通过连坐制度,关系链上的人通通都给予解除不予再用。而你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充分观察,记下秦方潭的模样、行为模式和平时习惯等等。他会是我们进入慕示的一个重要突破口。”

    佟佳听完孟灿山的分析,眉头紧锁,不解地问道:“按理说他这种级别的人不应该有司机接送他回家吗?为什么还要自己坐动车回去那么麻烦?”

    “这就不得而知了,据我得到的情报和亲身观察,他这一年的时间都是周日到周四停留雁城,周末坐动车回老家。但你有没有想过,像他这样凡思亲力亲为的特殊的例子,或许就能给你带来机会接近他也说不定。”他今天颇有耐心,望着底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一一给她答疑解惑。毕竟想要突围进去,就必须按部就班,做好每一处细节。

    “可我要怎么做才能接近他呢?”佟佳侧过脸凝神望着孟灿山,送佛送到西,都把关键信息都跟她说完了,最后也总要给出个最佳方案吧。

    孟灿山听闻,也侧过脑袋望着她,面上却慢慢褪去刚刚的一本正经,眼神里平添了几许玩味,扯了扯唇角,淡淡说道:“开动脑筋啊。”说罢便迈开长腿大步往前走,边走边扬声说道:“只要你一天跟着我,我保证王金水就奈何不了你。条件我都给你创造好了,剩下的就看你发挥了。”

    佟佳看着他不可一世的傲慢态度,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暗自腓腹。但她很快也进入到转态,这一天过后,便开始了长达多日的暗地跟踪。她白天晨跑完,穿着运动服戴个鸭舌帽,就来到慕示大厦对面的天桥上,等着秦方潭的到来,她要看看这是个怎样的男人,值得孟灿山称之为攻坚突破口。

    她看着门口形色匆匆的进出员工,每个人即便穿着体面的职业套装,可脸上还是抵挡不住的愁云惨淡。而秦方潭却不同,他总是神采奕奕的第一个进入公司,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警卫人员看到他也是点头微笑,她猜想这个人在公司声望应该挺高。

    孟灿山在物质方面也没亏待她,他转头吩咐阿东给了她一张银行卡,佟佳也毫不客气的接受恩赠,每天除了暗中观察秦方潭外,剩下的事情就是逛街买买买。她每天变换着不同装扮,戴上墨镜,坐在慕示对面的露天咖啡馆,叫上一杯浓郁的咖啡,边喝边等着秦方潭下班。直到他从大厦里走出来,她才会扯下一半墨镜,默默地观察他片刻。有时候也会跟着他上地铁,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远远地看着这个可疑男人。他习惯回家前去一趟便利店或面包店,买些吃的食物和饮品才回家。佟佳也不含糊,一一记下他的习惯和口味。

    她默默跟着秦方潭,阿东也每天悄无声息地跟着她,第二天再把她全部的消息传达给孟灿山。孟灿山除了默然一笑也没过多吩咐什么。毕竟,佟佳也表现良好,每晚十点前都会回到别墅里,整个人看起来也并未有什么两样。

    几天观察下来,佟佳觉得秦方潭就是一个正常不过的男人,当然,她也掌握了他的一些生活习惯。秦方潭这边倒是好糊弄,反倒是孟灿山才是令她最头痛的人。自那天火车站一别之后,他好像是故意躲着她一样,她刚回家,他便出去,两人就像猫抓老鼠般永远碰不到一块。有时候好不容易碰到一起了,她急于跟他分享情报,而他总是拿各种理由左右搪塞,表现得漠不关心。虽然知道他八成是在敷衍自己,她却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又在卖什么关子。

    当她觉得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借故邂逅秦方潭时,孟灿山却迟迟不肯动手。她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做得足够完美了,那问题肯定是出在孟灿山的身上,这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孟灿山这般心机深沉的愚人手段。

    他抛出诱饵给她,一步一步引她上钩,故意吊她胃口,无非就是想让她出卖自己身体去求他行动罢了。她一方面憎恶孟灿山的恶心行径,一方面又觉得这也是个掌控孟灿山的好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佟佳便放弃晨跑改为在家里泳池游泳。她穿着性感的三点式泳衣,在泳池里欢畅淋漓的游了几圈后恋恋不舍的从泳池里出来。她知道阿东此刻在泳池另一旁清理卫生,她一方面想试探阿东,看看他对自己究竟是怎样一个态度,一方面又可以利用他吸引孟灿山的注意。

    佟佳抓过一旁浴巾擦拭身体,随后便躺在太阳椅上半咪着眼睛安静晒着太阳。没过多久,便勾着手指头,唤了一声阿东过来帮她擦防晒。

    阿东愣在原地,不明所以。佟佳扬唇轻笑:“我知道这几天你一直在跟着我,既然孟灿山都准许你做我半个保镖了,是不是凡是都得事必躬亲才对得起你主子的嘱托呀,我够不着我的后背,你帮我擦个防晒霜又能怎样嘛?”她撒娇着说道。孟灿山肯定是下了命令阿东才每次跟着她护她周全,她是吃定了阿东的路子,不敢反抗孟灿山的决定。果不其然,阿东只好黑着脸闻声赶来,她笑着给他递过防晒霜,吩咐他擦拭自己后背即可。

    她也算准了孟灿山每天早晨这个时候会到阳台锻炼身体,等到他出来时,看到的却是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坐在躺椅上,旁边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得力助手,在女人光洁白皙的后背上来回擦拭的养眼画面。

    孟灿山明显愣在那里僵持了一阵,棱角分明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波澜,默默看了她片刻,这才跟她点头笑笑。佟佳也不甘示弱,昂起头对着他狡黠的笑了笑已示回应。

    等她披着浴巾回到屋内,孟灿山已经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佟佳咬咬唇,脑中浮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她一反常态,娇俏着小脸,慢悠悠地走到孟灿山跟前,在离他仅一步之遥的距离驻足低头看他,可孟灿山充耳不闻,仍旧专心吃着早餐不为所动。这更加加剧了她恶作剧的念头。她缓缓俯下身,天真娇媚的脸上泛起淡淡红晕,睁着大眼,在他耳畔轻声细语:“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我都快等不及了。”

    孟灿山闻言,放下餐具,看着她,浅浅一笑:“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看我的表现?你想要我怎样表现啊。”她娇媚着笑道,舌尖舔了舔上唇,轻轻撩起浴袍,跨坐在他一边大腿上,弯起眉眼,抓起他的领带,调戏他道:“这样吗?”肩膀微微一使力,浴袍随即滑落,她抓起他一只手,附在自己饱满的胸部上,娇羞地问他:“还是说,你喜欢这样?”

    佟佳含情脉脉地诱惑着孟灿山,说实话,她这幅妖媚的模样甚是勾人,四年后依旧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但现在还没到时候,好在他定力够足,面无表情抽回手,扬起唇角,不屑说道:“我知道你在勾引阿东,没有用的,我不玩吃醋这种烂把戏。我只问你一句,想好理由了吗?”

    也就在此时,阿东不合时宜的闯入餐厅,看到佟佳穿着泳衣跨在在孟灿山腿上,即使在笨都知道此刻在发生着什么。他尴尬的挠挠头,转身刚想要离开,佟佳却叫住了他。她看了一眼孟灿山,眉眼轻扬,挑衅说道:“你不用走,我跟他已经聊完了。”说罢,便从他腿上下来,潇洒地从他身边走过。

    佟佳虽然是吃了闭门羹,但也并没有放弃,这几天孟灿山早出晚归,显然是故意错过和她碰面的机会。直到三天后的某一夜,他听闻孟灿山在宴会上喝醉了酒,她暗笑她的机会又来了。

    那天晚上她特意打扮了一下,化了妆涂上指甲油穿戴一番,悄悄来到他的房门前,出乎意料,他竟然没有锁门。佟佳不屑一顾的嗤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故意等着她来爬床。转念一想,她也确实是来爬床的,孟灿山迟迟不肯表态她的行动计划,不就是想得到些什么后才肯卖命干活不是。这个杀千刀的男人,她除了愤怒以外也是别无他法,她想了很多,也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放手一搏。

    佟佳拧开房门,潜伏进他的房里,里面漆黑一片,空气中还充斥着浓重的酒精味道。她捻手捻脚爬上他的床,自觉自己的动静挺大声的,可床上的男人还是一动不动,想必也是醉酒得厉害,也对,他本身酒量就不行。她索性跨坐在孟灿山的腰腹间,细细观察着他恬静的睡容。他眉眼俊俏,此刻正睡得深沉,她歪头思忖,如果这时候拿枕头把他闷死,是不是他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她想着想着不觉露齿大笑,觉得自己的想法可以一试,但又想到孟灿山如果死了,谁来替自己报仇又犯了难。

    这一正一邪的想法冲击着她的思维,她还在神游太虚的时候,身下的男人早已清醒过来,已盯着她看了片刻,瞧她一个人时不时地发呆傻笑,便好意动了动身体提醒他。佟佳察觉到孟灿山已经醒过来睁开眼,当即就把身上的黑色T恤匆匆脱了。

    孟灿山知道她想干什么,可还是想对她说些什么,正欲开口说话,佟佳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她凝神望着他,眉飞色舞道:“我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说服你,不如我们...”

    她咬了咬唇,羞赧说道:

    “不如我们做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