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雾银邪龙乱世纪 > 雾银邪龙乱世纪(13)
    13·毁灭的起点

    2019年9月25日

    ……片刻之前。

    奇迹源自那奇怪的幽蓝篝火。借助族中法师的智慧,秋格尔发现其中暗藏的玄机原来是某种远程传送的术法,虽然是一次性的。目的地显然是鸦神的所在。

    这也并不奇怪,因为祭祀无法料到少女能够变龙大杀四方,那么显然他需要一个迅速向主人献上少女的方式。而这道传送门,因为祭司的死失去控制,成为了秋格儿利用的快速通道。

    但问题是这很可能是一张单程票。

    之前濒死的斥候骑兵带来了是临近的黑鹰战团和血掌战团同时伺机进攻的消息。慢则半日,快则黎明,其中一只战团就可能发起他们以为的奇袭。毫无疑问是被鸦神的祭司挑动的。两只来自不同方向,甚至本来互相就有宿冤的战团竟然蹊跷的同时发难,搞不好鸦神本就期待一场对于三方来说都很希望的乱战。但是这样的毫无荣耀的乱战又能有什么好处?秋格儿不知道。

    『我不确定这一去能否回来……但是,我必须要去,我必须救出我的爱。大概我在黎明时分也无法回来。到时候你们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做。你们可能对我很失望吧……因为我本应亲自带领你们取得胜利和荣耀……但我只能祈求你们的原谅。如果有万一,将来在天上,在白马之神的身侧,我再向你们好好的请罪。』

    意外的是,周围的人们的反应却是无奈地叹息,又或者理解地轻笑着拍拍族长——同时也是他们憧憬的兄长。血誓的弟兄没有多说什么,便送秋格儿离去了。即是领袖,但同时也是朋友,从一开始他们就是秋格儿无需做任何解释就可以交付身后的生死兄弟。

    ……

    咚——

    秋格儿艰难地战斗着

    一声闷响。黑龙曼德拉最中意的壮男身体。竟然把大漠最强的年轻勇士一拳击飞。秋格尔撞在山壁上痛苦地翻滚,良久才挣扎着起身。

    『下贱的人类。竟然敢溜进我的神圣之地。』

    『呸……呵呵,鸦神的智慧也不过如此,就连自己慷慨奉上的后门也忘记了。』秋格尔抹去嘴边的血淡淡一笑说道

    但他不知道更巧的是,其实也是因为银龙少女意外地撞破了结界,导致筛选外人的术式也被一起破坏,秋格尔才得以直接献身于曼德拉的巢穴正中来个神兵天降。

    可是,这短暂的意外只能帮助他杀死了十几名本就弱小的分身而已。

    『你是,很眼熟的男人。你难道是……』

    眼前,鸦神选择的附体者,这名两米高的强壮巨汉,有着青白的光头和凶悍的神情。有着任何一名勇士都会赞服的完美肌肉和道道历战的伤痕。这样的身体不可能属于鸦之祭司,而是……

    秋格儿眯起双眼仔细思索,突然想起,那容貌竟然属于多年之前,在父亲尚未逝去的时候,曾经挑战父亲的地位失败而离去的一名族中勇士……被称为『石之拳』的,仅凭双拳就能无坚不摧的男人。那男人为何自甘为鸦神的奴仆,而且丝毫不像有衰老之相?

    『呵呵,奇怪吗?老夫并非鸦神,乃是大地的尊贵统治者,黑龙曼德拉。人类的小战士啊。你们这些下等的生物,唯有最勤修炼自己身体的个体,才有被老夫使用身体的荣耀哦?如果你能在我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痕,我就考虑考虑使用你的身体吧』

    秋格儿啐了一口,带着无畏的微笑一振银抢。

    『石之拳也好,打起来倒是更有激情,你这自大的邪物,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化为银色之芒向巨汗袭去,但黑龙竟然赤手空拳就接住了秋格尔的抢。

    曼德拉的手臂不知何时变成了不详的全黑色,而形状也变异成了带尖利的勾刺与金属一般鳞片的外壳。

    龙化的双手甚至比最好的武器还要坚硬。而男子的力气更是大的出奇,秋格尔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抢竟牢牢地被对手握住无法拔出。

    转瞬间,秋格尔就再次被连人带抢甩飞到了远处的岩石之上。

    ……

    一回,两回,

    无论怎样尝试,秋格尔竟然无法伤到对手分毫。最强的武技如同小孩对成年人的拳头一样被轻而易举地防御化解。就连威力如同魔法炮击的秘技投抢也被对方一手接住。

    终于,秋格尔第十五次被沉重地击中身体,倒飞出去时,伤势惨重到难以再次站起了。

    而黑龙的男人却甚至懒得去下杀手。

    『石之拳不可能有那样的力量,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老夫说了吧。老夫乃是尊贵的黑龙。不要把老夫与你们这样下等的生物混为一谈啊。』

    『邪道!别得意。我必定会把诺艾尔夺回……』

    『呵呵呵,哈哈哈——你所觊觎的那个什么诺艾尔,乃是创世银龙的后裔,属于银龙的艾露妮!就算淫贱,那也是创世之神的血脉。你这样的芋虫究竟有什么资格碰她?可笑,可叹的贱种啊……就告诉你吧,你连你的妻子的名字都不知道吧?被玩弄在股掌之间,你仅仅是作为发泄她淫贱欲望的肉团。啧——艾露妮,你这淫荡的小贱货也真是多情啊』

    『不,你在胡说什么』

    『呵呵,贱奴,自己来坦诚一下吧?』

    那原本如绸缎,如璀璨的天河一样迷人的银发,此刻被邪恶的男人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地一把拽起,头发牵连者秀丽的臻首,呆然坐在地上的少女被毫无尊严的拖到男人的眼前。

    『你的这个小小奸夫,似乎过于碍事了,你怎么认为?』

    『贱奴,贱奴觉得让他滚就好。不需要让主人添麻烦比较好呢』

    『哦?是这样吗?』

    巨汉却有些不悦,他拽着少女的头到自己面前,两人之间轻轻说了什么,然后巨汉就似乎变得很是生气。

    『嘿——』他猛的把少女向秋格儿扔了出去。

    『真是水性杨花的贱奴啊。可不该忘了,如今你唯一【应当敬爱的】就是老夫了吧。现在老夫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好好地向你的小姘头解释一下你们的关系,明白吗?』

    但少女慢慢地抬起头,和秋格儿,她的夫君重逢之后代第一个表情却是充满了淫靡气息的微笑。

    呕着血的秋格儿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接下来的一切。

    『……秋格尔,向你介绍一下,这是尊敬的曼德拉主人,最伟大的龙族,现在的诺艾尔的主人。——不,艾露妮才是我的本名。抱歉了呢,骗的你那么惨,不过玩玩爱情游戏,艾露妮觉得也没有必要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呢』

    『不,你是骗我,你是被要挟的……』

    『嘻嘻。是这样吗?人家可是银龙呢,刚才被黑龙大人扭断了脖子也没有什么事情……这你也是见过的吧。艾露妮所对你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出于游戏和观察』

    『不……』

    『还记得吧,我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那样的你可真是有趣呢,纯情的大汉,下边那样威猛却和幼稚的小男生没有任何区别……知道艾露妮已经多少岁了吗?……喜欢我?以为我是真的为你所吸引?你这样的幼稚小男孩,除了自以为勇猛和帅气的表情看起来好笑,除了下边的肉棒生猛一些以外,对艾露妮有什么价值呢?』

    秋格尔眼睛通红,颤抖着死死地瞪着少女。少女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虽然他不愿相信是真的。

    『但是啊……即便你的肉棒再怎么生龙活虎,也和勇猛的黑龙大人……说实话下贱的人类肉棒,怎么可能比得过……比得过……』少女的话被阻

    断,那可恶的男人竟然拖起少女的娇小翘臀,当着他的面艹了起来。

    秋格尔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愤怒和痛苦中失去了神志,那被健壮的男人的腰腹冲击着下身的娇柔的少女看上去似乎比原来显得幼小了。明明是青涩,看上去像是未经人事的幼小少子,却用一副充满红潮的脸无神地朝自己吐着被肏到无法收回的小小嫩舌。

    『哦哦?贱奴竟然还可以这样自如地变形吗?你们银龙还真是魔性的母畜啊,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把的祖母从虚空里拉出来囚禁,为祸世间的妖淫贱货,做我们的生育机器才是你们应有的命运,你说是不是啊!——』

    『是的……没错……银龙本来就是淫贱的生物啊……诶嘿嘿……贱奴戏弄,打击男人,只是为了期待将来被狠狠地追捕与报复,期待着有一天能被这样狠狠的操干。咿呀——哈——哈——就是,这样子的——

    但这低等的人类男人就不懂……还以为靠纯纯的爱情就可以征服任何女人。嘿嘿——好深,好舒服————

    但贱奴艾露妮……只会顺从于力量啊——只有黑龙大人,黑龙主人这样残忍,又强大的大人,才能让贱奴……

    才能让贱奴的下面被干到最深处,爽飞天啊——————』

    黑龙干到激情处,将『诺艾尔』,不,现在是自称艾露妮的淫贱少女抱起,看上去仅仅有十一二岁的稚嫩少女无比具有反差感地袒露着平坦的小肉丘上的花蕾。

    巨龙在极近距离无比真切地在负伤的男人面前抽插着被俘虏的幼妻的小缝。无比真切的翻动着水淋淋的花瓣。

    为什么自己要来呢?为什么要来看这样的惨事?

    『悲惨……这就是你的人生啊……嘻嘻……一年多的深情相待,抱歉了,贱奴能返还给蠢男人的就只有被她真正的主人宠幸的汁液啦——』

    淫靡无耻的幼小少女,背德地渴求着更高的快慰。她的纤纤玉指疯狂地揉搓着自己的小豆,配合着强而有力的抽插,明明应该是幼女的小缝却像喷泉一般溅出象征着至高快乐的蜜汁。

    她不断抽搐一般抚弄着自己秘处的手上涂满了蜜汁。接着,她不但把手自己放在唇间,还诱惑般地舔了两口,接着令人心碎地伸向了秋格儿面庞,把微微散发着骚气的淫汁涂在他的脸上。

    湿湿凉凉的触感或许对于任何一名男人来说,都是致命地调情,但在秋格儿来说,却是让人心跳停止的触摸。

    他的身体快要和这指头一样冰冷了,看向少女的目光,更是冷到极致。如果他的心是一片深谷逐渐冰封的心灵马上就要坠落到最底最底的深渊,但谁能知道,眼前恶魔一般的男人和妖精一般的少女还不善罢甘休。

    『……真是不像样的贱种……主人说的没错呢。面对被夺去的挚爱女人,就只会像初恋的小男孩一样低落自闭。真是令人失望至极……啊……』

    『贱奴这么些日子每天装作纯情的少女对他百般挑逗,又装作倾情献身来弥补他 ,就为了让他产生自己对他有了感情的错觉……本来以为可以英雄救美,没想到才两下就萎了……真是好不像样啊——』

    秋格儿一口热血上涌,哇的一声又吐出血来。但胸前却反而腾起一股生猛的怒气。他们到底要愚弄自己到什么地步!!

    『哎哟哎呦。被我打成那样还能起身,这人类的身体倒也是不错。可惜快要不行了,不然老夫倒是很想拿来用用呢』

    『主人拿着这具身体和贱奴做,用那傻男人曾经如此爱着贱奴的健壮身体把贱奴插翻天岂不是很美——对,对的——就像是这个样子, 到了最里面了 ,要顶飞了呀————贱奴的小小肚子,受不了呀————』

    幼小身躯的少女,肚子被巨物活生生顶出了凸起的可怕形状。本应被宠爱的美好身体,此刻已经变成了巨汉掌握之中的悲惨肉玩具,仅仅具有被在巨大的肉棒上套弄和榨取精液的功能。

    『呵,刚才你不是还对老夫说。对这小子有些感情嘛,难道说,就是为了这样的玩法才那样说的吗?哈哈哈,真是骚淫的极致那——』

    『因为……贱奴真的发现了,痛苦和矛盾真的可口的不行……哪怕只是真实存在过的一点点爱意,也能撬起千倍的痛苦的杠杆,这样的背叛……哎呀————真 的 是 很 舒 服 啊 ——————】

    巨汉放任高潮的少女踉跄地离开自己的身体。波的一声,巨棒带出一滩水迹。银龙的少女如痴如醉地前行,走到地上委顿的男人的正前方俯视着这个曾经深爱自己的男人,惨笑着。

    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的背德刺激,诺艾尔仰头喷潮了,微热的琼浆喷溅了秋格尔一脸。

    这让爱人痛心,仇人痛快的究极时刻,无论是爱过少女的痴情男人,还是燃烧着复仇之火的龙的男人,心中的黑色之火都激动的沸腾了。

    「此等好戏也真是百年难遇。不过还要有个高潮,就更完美了。诺,拿着这个」

    黑龙拔起秋格儿的银抢,邪笑了一声,递给了少女。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把这男人杀死吧。老夫倒是很好奇,被深爱的女人杀死,这男人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嘻嘻……相比那必定会十分的精彩呀」

    少女拿起银抢。天真无邪地站在秋格儿的面前举起。身后,那个自己深仇大恨的男人的手,还放在少女的肩膀上。

    自己的生命最后最后,就是看着这样荒唐的大戏去死?何等的……讽刺……

    「哧——」

    ……

    ……

    身体刺穿了……

    但被刺穿的,却不是自己。竟然是黑龙的男人????

    秋格儿一时间完全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被占据的石之拳的那个男人被娇小的少女一抢穿心,直到被一脚踢飞撞到石头上变成肉饼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阿——」

    惨叫声中,少女挥舞着银抢卷起暴风,周围远远不及石之拳身体的残余的鸦神分身体像砍瓜切菜一样被少女的银抢划成一片又一片血肉的团块散落飞散。

    被重伤和冲击折腾到精疲力竭的秋格尔把自己的意识交给了虚空,他已经完全放弃了思考。

    少女的美丽倩影将他唤醒。再度变回成熟少女体态的银龙少女用抢的尖头划破自己的手,将血液低落到秋格儿不断地失血的伤口上。血液仿佛有着生命,在

    秋格尔的身体中迅速通过四肢百骸,让秋格尔难以置信的是,那血中似乎含有大的出奇的能量。让自己瞬间恢复了精神。

    直到此时,少女终于像是他认识的那个诺艾尔一样开口了。

    「不要担心,你很快就会好。费了这么多心思,我才好不容易攒出来这么多的能量」

    「哈,哈,哈……你……你竟然……这样能演」

    「只是……只是啊……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你这个魔女……知不知道,那让我多么的难受」

    「你不懂的。不那样做,我就不可能救的了我们两个人。而且。如果说那就是我的本性。你会失望吗?」

    「那些话……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大多不是真的。但大多也非谎言。比如说,关于龙的那部分,比如说,关于你是怎样一个愚蠢的男人的那部分。」

    「那,你的名字呢。」

    「我是诺艾尔,毫无疑问是诺艾尔。但不是你认识的啸狼的少女诺艾尔,而是银龙诺艾尔,也是会变成雾,以雾气为食的雾银之邪龙诺艾尔。」

    ……

    「该死的婊子!——」幸存的鸦神分身骂骂咧咧。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逃脱?!奉献之链是毫无疑问的驾驭银龙之器!你如何可能挣脱!」

    秋格尔挣扎着再次起身。

    「……吾爱啊……这些人的身躯远远不及石之拳,今天我一定要把他们都杀了……我们一起,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料理掉。」

    「所以说你是个蠢男人,秋格尔。我说了吧。关于龙的部分是真的。他是对于你们来说远远高等的黑龙一族。杀死一个身体也不可能重创他,我会给你争取时间的。你走吧。」

    ……

    『我不走。』

    「秋格尔。你一定要我那样骂你吗?我是龙,你是配不上我的。最后救你一命,我们就再互不牵扯。已经这样定了。否则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以前的我对你来说不过是个梦,你绝不会再见到。」

    「……胆敢……胆敢无视我,你们这下贱的狗男女?!!!」

    不详的黑色气息突然爆发,鸦神的祭司们竟然一个一个连锁爆炸。不多时,爆炸生成的黑色的气息形成一头黑色的巨龙……不,是半龙半人的魔物。

    准确的说,身体还是仿佛刚才巨汉的拟态,而手,脚,以及拖在身后的龙尾已经如同龙的躯干一样,覆盖着厚厚的泛光的黑磷。黑龙没有躯体,然而这灵体靠这巨大的能量生生实体化出的拟态躯体,却是散发着超出任何祭司千百倍的压迫力。

    那是一看就知道非常难以应付的黑龙专门用以战斗的姿态。就连诺艾尔也神色十分凝重,具有天生战斗直觉的秋格尔更是一清二楚。

    「我可不是最初的我了,曼德拉……你别想打败我」

    诺艾尔突然张口说道。

    秋格尔隐约的意识到,她是在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为自己争取时间。但是秋格尔又如何能这样逃走?如果是这样,他就不会是秋格尔。更何况,就算是银龙少女也难以应对如此超出预想的强大的敌人。比起聪明但耻辱地逃走,秋格尔宁愿为爱的人去死。哪怕是愚蠢的死去。

    「不过是碰巧奴隶的契约失效,你就以为能够反抗我了?你以为能杀光我的分身,我就无计可施了?幼稚的小东西,你以为我这百年来都在做些什么!」

    「别小看我。那是很好猜测的,是那个,对吧。」诺艾尔眼神一瞥旁边的不详法阵。 「吸收恶意与邪恶信念的负向法阵,对吗?」

    「……臭婊子,你是怎么连这个也看出来的?这样的术式……明明只有黑龙一族才能解读。不,不对,我制作这个法阵的时候你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你是不可能知道的!」

    「精研暗之神核的奥秘万年的你们黑龙一族始终找不到暗之神核,却足够了解,以至于可以去猜测,去模拟出它运行的机理……

    暗之神核为世间恶之根本,本来应深埋幽暗地底……你们黑龙一族无法找到它,就发明了邪道的技术,用人为驱动的法阵去模拟,吸收人类争斗产生的无尽恶意和怨念去填充它,然后用收集到的力量滋养你们自己。那就是你现在的样子,没错吧!」

    「贱婊……你……明明这百年来一路上都躲着我,完全找不到你的痕迹,你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多?」

    「嘻嘻,恰恰相反,我并不是你追逐的那个什么艾露妮。只是你刚才情绪激动的时候,自己把记忆忍不住漏了出来而已——被艾露妮引诱跟帝国的守护兽大战重伤身灭的你,为了重塑自己的身体寄生于鸦之神,然后花了一百年在大漠上收集负面的思念。才成就了你现在的这副样子!用这样的法阵模拟出聚集负之能量的神迹,找不到暗之核,就亲手去达成,去创造属于你自己的暗之核,实现你的野心。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秋格尔瞬间也似乎恍然大悟。「扮演鸦神在大漠的部族之间安插手和眼,不断地引起争端和争斗,好制造出随之产生的恶意与怨念去滋养你……」

    「愚蠢,愚蠢,愚蠢啊!!——」

    灵体再生的黑龙曼德拉爆发出滔天的威势,闪电一般全然无法看清的突击几乎一瞬间就抵达了秋格尔的面前。诺艾尔努力地挡在秋格尔身前,他才免于被黑龙的手臂贯穿,然而两人一同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得飞了出去

    「啊啊啊……低级种族的臆想真是太,太不忍直视了。……不许。不许你们侮辱伟大的黑龙一族的千年万年的研究。……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吸食能量?那只是老夫进食的手段……老夫仅仅是模仿了一点皮毛,为自己收集赖以生存的力量。

    但暗之核,那才不是一个简单的,吸收着恶意的球。暗之核怎么可能是那么简单的东西!那是活生生的,为了生之物的邪恶而存在的暴食者,是不详之物,是暗之命运本身!凡是暗之核所到之处,总会伴随着巨大的灾难,究竟是它随着人之恶也好,它就是恶意的本身也罢,那是不可能模拟的至高存在!

    你们是不可能明白的。追逐暗之核的我们黑龙一族是唯一这个世界抱有责任感,唯一有资格担负着世界的一族。你们也不可能明白,掌握暗之核是多么重大的伟业!就像掌管了光之核的金龙大人就是正义的本身,只有掌握暗之核,才能掌管恶,只有掌握了恶,才能控制住败坏这个世界的混沌,让世界归于永恒万世的秩序!——————」

    「嘻嘻……这还真的是,意外……掌握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带来永恒?……该不会说,就凭你觉得你想效仿那个金龙,成为真正的神吧。」

    「本性淫乱浑沌,除了破坏和放浪享乐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的银龙,还有愚蠢野蛮的人类。就凭你们的脑袋,是不可能明白的。统统给我卑微的伏下吧。变成我的食粮和踏脚石,老夫已经玩够了。」

    「给我走!——」

    黎明已到来。一缕晨光照射进山间。但是,山谷间却不详的颤动着,空气不安地微微震颤着,仿佛让人恶心的波动从近处的某地传来。

    「感受到了吗?我的身体放出的澎湃的能量?那是杀戮之力,毁灭之力,怨恨之力啊。人类。此时此刻,你的部族已经和我带去的其他部族厮杀上了,而他们愚蠢的自相残杀,正在化为我无尽的食粮。用你们愚蠢的生命来为我铺就道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诺艾尔用那小小身体不成比例的巨力猛的将秋格尔扔了出去。他直接飞出鸦神的居处,一直掉到了山谷外的山道之中。而自己则再次化为银龙,怒吼着迎着巨大的半人

    半龙上去。但是秋格尔努力挣扎着爬起时,银龙的痛苦的嘶鸣响彻云霄,不到片刻就变得越来越小。似乎诺艾尔这一次积攒的能量也很快就用光了。

    远远的,黑龙得意的话音传来。

    「刚才你搞的把戏都是想要激起老夫和那男人负面思念来汲取能量吗……没听说银龙的雾化还能用来做这种事。难不成同样也是模拟暗之核学来的法术?你们银龙的邪门歪道倒也挺多,只可惜和老夫的收集的量比起来太不值一提了。没有关系,接下来老夫有的是时间拷问你的秘密啊,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完蛋了吗。到此为止了吗。秋格尔扶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挣扎着回到山谷的入口。

    太蠢了……秋格尔想。但是,自己回到诺艾尔身边的脚步就是停不下来。

    而同样衰弱不堪的诺艾尔也刚刚挣扎地爬起来。

    「我说了……让你走的吧……」

    「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我的爱啊」

    「哎……你的命运注定要和我绑在一起吗……秋格尔」

    「还在说什么……自从和你那天莫名其妙的遭遇,我就不可避免的为你痴迷了。愚蠢也好,单纯也好,那都无所谓了,人生一世,就为了一瞬之念而犯傻到最后,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

    「……再见了。秋格尔。」

    「??」

    诺艾尔坚定地向散发着不可战胜的邪恶威势的黑龙走去。然而对方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诺艾尔。就连赴死也做不到的银龙在没有能量的情况下又能做到什么呢?

    然而,转眼之间,两人发现少女竟然站到那不详的法阵正中。黑龙曼德拉不解地歪着头——即便她做些什么毁掉法阵,自己积存能量也足以毁灭两人一万次,这又有什么意义?然而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不对。

    到刚才为止还源源不断地涌入自己的身体的能量停止了。不仅如此,空气疯狂地波动,旋转,大山低沉的嘶吼着,狂乱的能量漩涡像是有什么值得为之兴奋和狂乱的事情一样,有意识地汇集到一点……那是法阵正中的少女

    「多谢你了,曼德拉。多谢你为我填上记忆的缺失……多谢你对我奴役企图的失败,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来历和身份。」

    「什……么」

    「你的颈圈毫无疑问是真货/。正因为此,你才无法命令我,因为我可以说既是银龙,也绝非银龙……嘻嘻」

    「???」

    曼德拉难以置信地望着少女娇小玲珑的身躯被暴风和不可见的狂暴能量所包裹在正中。负面的能量为少女所控制,像是奇迹一样,托起少女,化为少女身躯上的外壳,不断成型,然后逐渐地,竟然变成了反射着黑亮的光泽,艳丽无比的皮衣。银色的金属和少女裸露在外的肩,腹,和雪白的小臂与大腿,与脖子上依然拖着锁链的银色颈圈相辉映,紫罗兰的双瞳再也不见困惑和软弱,睥睨着挑衅着,那深处潜藏的黑暗像是要将注视着它们的任何人吞噬得干干净净。那样子,简直是一位散发着邪恶诱惑的,黑之公主。

    「多亏了你的负向能量吸取之法阵,让我感觉到了和自己本质接近的东西。而你关于暗之核的知识让我终于对我是谁有了一个有趣的猜测……」

    「我的力量,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以两位龙对峙的地方为中心,整个鸦之峰都陷入了狂暴的能量和碎石之暴风。狂暴失控的能量将法阵和二人之外的一切都要撕碎。后方的秋格尔也卷入了山崩之中。但诺艾尔只是淡然地看着眼前的黑龙,她的气质已经完全不同了。

    「……感觉到了么。你的一切都在流失……放弃了身体,用纯能量重构自己的身体是很聪明,但在我的面前……就等于是全部为我做嫁衣。」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就凭你怎么可能抢占老夫的术式和法阵?不可能,不可能。你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黑龙的灵体化身身形开始扭曲,像是雾气一样的黑云逐渐被吸走,聚拢到少女的身边。诺艾尔淡淡地笑了。

    「人家一点都不需要去理解,也不需要去破解。因为说起吸收暗之思念,那就是人家的看家啊。从看到第一眼起,这法阵就像是我的手和脚一样亲切……只不过人家需要主动去吸纳的能量,你的这法阵却可以全部自动为人家代劳……醒来这么久,人家都没有吃到过这么多的能量啊……不妙不妙」

    被不断蚕食的黑龙看向少女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可怕的怪物。

    「老夫的力量……老夫几千年的研究,百年的积攒……一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蠢货……蠢货啊啊啊————你干的好事!!——没有老夫,没有我曼德拉的知识,暗之核就再也无法被控制,暗之核终将带来浑沌与毁灭……那是,金龙大人,那是创世神早就预言到的!!!」

    「还不明白吗……你才是愚蠢的啊。混沌和毁灭如果是命中注定,那又有什么可怕的。让他们变成究极的享乐和狂欢就好,让我来代劳!——

    『至于你……可悲的挣扎者,执着于虚荣的古之龙啊。你的夙愿已经达成了啊——你就安心的去吧——」

    ……

    黑龙竟然就这样被吸的渣也不剩。

    在他的灵魂碎散的最后时刻, 万年前无数次留下不甘泪水的夜晚和父兄们的冷眼,悲凉的远走和荒蛮的异乡土地走马灯一般闪过。始终没能达成任何期望,妄想着成为往昔伟大梦想的继承者的黑龙——曼德拉就这样结束了自己漫长的生命吗……

    直到最后,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一族追随了万年的暗之核,神秘莫测的恶之源泉。

    它究竟是地狱的入口。还是无尽的黑洞?他曾想象过很多种暗之核的真正模样。但谁知道,在临死前最后看到的,却像是一朵缠绕着黑雾的,紫色的艳丽之花。

    (竟然会是这样的吗……)

    ……

    遮天蔽日的黑雾盘旋在少女四周,狂风和山崩不但不没有停歇反而更盛。

    那一天的清晨,围绕着大漠上的绿洲,三个战团展开了混乱的血战。但兵戈尚未休止,远方的鸦神之岭便发生了恐怖的大爆炸。如同神明的震怒一般,让三方不得不偃旗息鼓。

    直到半个月之后,周围的部族才敢前去一探究竟。

    鸦神永远地消失了。但据说,有人却看到银色的巨龙从废墟中一飞冲天,飞向了东方的天际。

    下话开始第二部 帝国(乱战)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