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美母骑士 > 【美母骑士】(25)
    作者:lucas2021年8月16日字数:11,914字第二十五章:渊源「好了,首先让我来看看你的力量如何吧」婧姨刚讲了一些军队里用的骑术之后,感觉小硕听得兴趣缺缺,便想直接试试眼前这个姐姐捡来的侄子。

    说着婧姨站了起来,穿着高跟鞋的身高竟然快要达到惊人的190cm了,站在小硕面前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压迫感十足。

    随后婧姨一手把原本包裹着自己全身的大披风解开,随手甩到一边,小硕就感觉到一股香风扑面而来,没想到作为将军的婧姨身子一点没有沾染到在行伍中的那种泥泞脏臭的味道,体香在大斗篷中一直酝酿着,直到这一刻被全部解放,「是极品美肉的香味!」小硕闻着味道都快陶醉了,再定睛一看身前站起身的婧姨,惊得嘴巴都闭不上了,这是什么骑装?!刚刚婧姨高坐在将军主位上,除了肩膀的龙纹金甲和双手戴着的不知道用什么金属制作的暗红色手甲,其他所有部位都藏在大斗篷之下,这下祛除了斗篷,小硕才发现肩甲和手甲,再加上手臂上的臂甲,这几乎就是婧姨全身所有的金属甲胄了,原来,婧姨斗篷下,只穿着一件超薄的连体黑丝!连体黑丝直接从婧姨的脖子开始包裹,往下,一根粗大的锁链沿着婧姨突出的锁骨,连接着左右肩甲,随着婧姨活动着的双肩,时而绷紧时而松弛,松弛的时候就会耷拉在婧姨雄伟的两座乳山上弹跳,充分展示着两个大奶的弹力。

    众所周知,骑装的能量很大程度上依赖两个奶子的跳动来提供,所以最顶级的骑女虽然浑身都有强劲的肌肉,但是她们的奶子绝对是世界上所有女人中最大、最柔软的。

    所以随着婧姨起身的动作,裹着黑丝的一对h杯大奶子就一直跟着婧姨呼吸的节奏,上下跳动着,感觉完全不符合物理规律。

    超薄黑丝下婧姨的皮肤并不像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依旧保持着少女般的白皙滑嫩,甚至连一个伤痕都看不到。

    被黑丝包裹,接近全裸的完美肉体上只有乳头和乳晕被类似黑色乳贴的一小片布料盖住,然后各有一根很细的黑线从乳贴中牵引出来,往下延伸。

    顺着两根黑线往下,就是婧姨平坦的腹部和没有一丝赘肉的蛇腰,两条优美的马甲线展示着藏在核心处的巨大力量。

    而与纤细腰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陡然变宽的胯部和丰腴有力的大腿,有句话叫做「胯宽过肩,赛过神仙」,说的就是这种极品葫芦形身材。

    两根连接着乳头的黑线在婧姨小腹部汇合,然后变成一股较粗的黑线往婧姨的三角区继续延伸。

    双腿之间的神秘区域阴毛茂密而狂野,婧姨好像不是很在意黑丝下的耻毛露在外面。

    强势的女将军当然不会因为体毛被别人看到而感到羞耻,对于婧姨来说,这反而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表现,让大多数不够强大的人在自己面前感到极大的压力,连看都不敢看。

    当然婧姨也不至于把自己最娇嫩高贵的花瓣暴露在外面,黑线到了裆部就变成了一片加黑处理的布片,不过虽然不能直接看到婧姨的阴户,但是因为黑丝太过轻薄紧身,直接将花瓣的形状和那一条摄人心魄的沟壑完完整整地勾勒了出来,显得甚至更加的……涩情。

    在大腿根部那一小片黑布的两侧又分出两根细线,从大腿内侧出发,开始环绕着婧姨的腿部,一圈一圈绣出精致的蕾丝花纹,将整条一米多长的大长腿全部覆盖,这种在本身就是及其轻薄的黑丝上用这么细的黑线绣出繁复的蕾丝的工艺,堪称大师级的杰作。

    当然这些黑色蕾丝外表只是附加的,真正的作用是如附魔的符文一样,能够将本来就恐怖的婧姨的腿部力量,成几倍的增强,具体强度则是根据骑装供应的能量动态变化的。

    就这样一件连体黑丝骑装,是倾注了无数能工巧匠的心血之作,为婧姨大将军量身定制的,而整个军队能享受如此待遇的,也只有婧姨一人。

    而婧姨脚下踏着的一双反射着夺目光芒的亮黑色高跟鞋则是两条美腿的点睛之笔,样式简约,然而仔细看鞋身上却有如龙纹一般的纹路,竟然和黑丝脚上的蕾丝花纹宛若一体,能量可以在这些纹路中自由流动,13cm的鞋跟极细,普通女人别说穿着它战斗了,恐怕连站起来走路都很困难,而婧姨则站得极稳,如同一棵劲松,穿着这样的高跟鞋一脚踢出,命中的话恐怕没人能够活命。

    婧姨这一身精致高贵的超薄黑丝连体骑装对于男人来说是名副其实的致命的诱惑,作为敌人看到婧姨的这一身一般都丢了小命,而作为部下的男人,则都心甘情愿拜倒在婧姨的身下。

    看着眼前比全裸还要诱惑百倍的婧姨肉体,小硕直接看呆,半晌说不出话来,贼眼在婧姨的大奶子、大屁股、大长腿之间来回游曳着,忍不住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光是看着这一身装扮,小硕就感觉自己要热血上头了,眼睛竟然不由自主地开始泛起一丝丝紫色光芒。

    「看完没有?」婧姨一声冷喝将小硕惊醒,在小硕饥渴地看着婧姨肉体的同时,她也在观察小硕的反应,本来看到小硕看着自己的骑装一脸惊异的表情还有些自得,但是当观察到小硕眼里竟然有紫光泛出之时,让她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顿时眉头一锁,冷喝出声,心里也产生了疑惑。

    「啊!对不起婧姨,乍一看到您英姿飒爽的体态和这一身巧夺天工的骑装,竟然被深深吸引,走神了」小硕顿时一阵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赶忙低头收起眼里的光芒。

    「好,让我试试你的本领!」婧姨说着也不给小硕反应时间,看似随意的一脚踢出,其实直冲着小硕的胸口要害而去。

    「嘶……」小硕当即感受到一阵劲风袭来,浑身汗毛炸开,一种前所末有的危机感扑面而来,「这一脚不躲开,会死!」小硕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动作却没有婧姨那么快,危急关头,小硕的紫色眼睛又亮了起来,随即在小硕的视角里,婧姨的动作竟然逐渐慢了下来,小硕忙侧身一闪,险而又险地避开了婧姨的凶狠一击。

    「果然!」婧姨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不再试探,动作竟比刚才又要快了几分,一脚踢在小硕的支撑腿右腿上,这一下小硕虽然看到了,也做出了反应,但奈何婧姨的动作实在太快,只来得及避开正面撞击,还是被蹭到了小腿,就这一下直接让小硕的整条右腿发麻,失去了重心,婧姨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直接弯腰一捞,左手卡主小硕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

    「婧……姨,为什么……」小硕被冰冷的暗红色手甲卡着脖子,是真切地感受到了婧姨的杀意。

    「你可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是什么?」婧姨满脸阴冷地问道。

    「我……」此时的小硕逐渐呼吸不畅,「我最讨厌的就是……鲛人一族!」婧姨咬牙切齿地说道,手上也在加力。

    「不……不是这样……」小硕瞳孔一缩,没想到被认出来了。

    「呵,想狡辩么?没用的,我不会认错!」婧姨冷哼一声。

    「误……会……咳咳……求您……听我说……」小硕快呼吸不了了,脸涨的通红。

    「没什么可说的,去地狱见你的同族们吧!」「不!赵……青峰将军……不是……鲛人族……杀的!」小硕拼了命挤出了这几句话,随后气息就越来越弱。

    「青峰……」婧姨听了这个八年来自己梦里常常出现的名字,一时呆住,手上也送了几分力气。

    「咳咳……呼……呼……」小硕终于可以稍微喘两口气,但还是被婧姨提在手里。

    「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婧姨冷眼看着手里的小硕,一旦看出他撒谎的话,直接击毙。

    「咳……我的母亲,留给我的」说着小硕伸手从自己怀里最贴身的内衣中,掏出一颗眼球大小的球形紫水晶,拿到自己的眼前,随后眼睛里的紫色光芒发出,射入紫水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紫水晶逐渐变得透明,并且可以在里面看到影像。

    「您自己看吧」「青峰!」婧姨在紫水晶中,竟然看到了自己最爱的丈夫,右手忙抢过紫水晶,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峰哥,这么多鲛人,我们发了啊……」这是现任范希城公安局长钱晖,影像里面还是个年轻干练的小伙。

    「小晖,说什么呢?鲛人的命也是命,不应该滥杀无辜,过一阵子城里也会颁布法律,禁止杀害鲛人,让他们能够正常生活」说话这人就是赵青峰,婧姨的丈夫,当时的范希城公安局长,钱晖是他的副手。

    「那我们更该趁着法律正式颁布之前,大赚一笔啊!」说着钱晖眼睛放着贪婪的目光看向团团蹲在一起的几十个鲛人。

    「不行!」「峰哥!」「我说不行,这群鲛人我保了!」赵青峰斩钉截铁说道,「好吧,我知道了」钱晖嘴里说着,向后后退了半步,撤到赵青峰身后,然后目露凶光,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突然发难,直接将赵青峰的心口捅了个对穿,赵青峰只来得及大喝一声,目如铜铃一般盯着钱晖,一个字没说出来,就一命呜呼了。

    「赵青峰,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你不仅把持着城防军,还占着局长的位子,害老子没得上位,现在又要断老子财路,哼,别怪我心狠!」说着钱强直接将赵青峰的尸体用力一甩,扔进鲛人堆里,然后假装惊慌失措的样子冲出这个地下室搬救兵去了,不一会儿就冲进来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和军士,进来就看到鲛人中间,躺在血泊中的赵青峰。

    「峰哥!!!」「将军!!!」「你们这群狗日的鲛人!」一群赵青峰的部下当即红了眼,第一时间抢出将军的尸体之后,就是一边倒的屠杀…………「青峰!!!」当紫水晶中赵青峰将军被一匕首穿过心脏之时,婧姨惊呼一声,双眼中的泪珠已经不受控制地连绵落下。

    「你是如何伪造的这个影像?」一时无法接受事实的婧姨紧咬着牙冠,当年没有见到丈夫的最后一面,不曾想到今时今日「活生生」地在眼前死了一遍。

    「咳……婧姨知道鲛人族的过去吧?」小硕不回答,反而问道,这会儿虽然还被提在婧姨手中,力道却已经撤去了七八,所以小硕这会儿说话也连贯了起来。

    「……」婧姨并没有回答,有些失神地看着手里的紫水晶,只是咬着嘴唇默默流泪。

    小硕见婧姨不回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说来讽刺,范希城的繁荣,其中付出最大贡献的,恐怕就是鲛人一族了吧」……资料揭秘:三百年前,范希城名为东珠城,意为东方之珠,为鲛人的城都,鲛人中血脉高贵纯正者瞳孔为紫色,传说流泪则成紫珠,瑰丽异常,为大陆异宝,遭世人觊觎,挖出的紫色眼球输入以元能可产紫水晶泪滴数十颗。

    范希城人类祖先为夺宝攻城占下东珠城,以屠戮鲛人取其珠积累了带血的原始资本,从此富有一方。

    直到范希娴掌管范希城之后,才开始逐渐禁止对鲛人一族的猎杀,在海上漂泊流离失所的鲛人们也能够逐渐返回范希城开始正常生活,然而就在正式的法令下达之前,又出了赵青峰将军「死在鲛人手里」的事情发生,导致失去心爱丈夫的军队一把手范希婧将军失去理智,不顾城主范希娴的劝阻,对范希城里的所有鲛人进行了血洗,并且到处搜捕各地的鲛人聚居地,从此范希城治下再也没有一个鲛人。

    鲛人一族在范希城完全没有立足之地,并且还要被范希城军队无止尽的追杀,无奈之下投奔魔王,魔王提供庇护的条件就是鲛人女王被魔王纳为妾。

    小硕身份揭秘:魔鲛人,鲛人女王与魔王生下的儿子,真名为魔鲛离,魔人血统激发了鲛人本不具备能力的紫色眼睛,使得小硕拥有了催眠蛊惑的能力,同时身体也比一般鲛人强壮许多。

    这种能力只有小硕一人偶然间拥有,所以所有文献都末记载过紫色眼睛拥有催眠能力。

    虽然小硕是魔王的儿子,但魔王风流成性,妻妾众多,自然儿子也多,所以并不会对小硕另眼相看,相反,因为鲛人族没什么战斗力,而且人数也少,所以不管是族人还是小硕,总是被其他魔族排挤欺负,生活得很不如意,都向往着落叶归根,有朝一日能回到东珠城(范希城)生活。

    魔鲛离十岁那年,体弱的母亲也离开人世,在弥留之际嘱咐魔鲛离,想办法带领族人重返祖地。

    所以年纪轻轻的魔鲛离便化名根硕,背负着母亲和族人的希望,只身一人去往范希城,希望能在范希城找到机会对范家复仇,甚至掌握大权,重新接回自己的族人。

    ……「婧姨,你手上拿的紫水晶,其实是我叔叔的眼球,你看到的,也是他生前最后看到的场景。

    鲛人王族的眼珠,有多般妙用,而你们人类却只关注它的外表,可是太肤浅了,呵呵……」小硕缓了缓咽喉的不适感,继续说着,也不管婧姨有没在听,「婧姨,你可知道这块紫水晶,是牺牲了多少我的族人,才能传回我母亲的手中,交到我的手中?你可知道因为赵青峰将军的死,你屠戮了多少我无辜的族人?」听到小硕说这句话,发呆的婧姨终于将视线移到自己提着的小硕的脸上,对于水晶球的影像,已经信了八九分,看着小硕发着紫光的瞳孔,摇着头,像是祈求着小硕不要再说下去。

    「三万三千二百六十八人!老弱妇孺一个没有放过,更不要提放下武器的士兵了。

    您真是个铁血将军呢!呵呵……」「噗通!」一声,坚毅如婧姨,还是被小硕的语言刺激得像是崩溃了一般,满脸泪痕,跪倒在地上。

    充满了正义感,铁面无私的婧姨,先是亲眼目睹了亡夫的死亡真相,接着又被自己内心对鲛人一族巨大的愧疚感折磨:丈夫为了保护鲛人而死,自己却一个鲛人也没放过,她至今想起了当年一个惨死在自己面前无辜地看着自己的一个鲛人族小女孩……直到小硕说出了那个数字,冷静坚毅的婧姨终究还是坚持不住,直接崩溃了。

    「对不起,青峰……对不起,小硕……」婧姨跪在地上低头流着泪,摇着头。

    「婧姨,我可以原谅你」小硕站在婧姨身前,眼睛紫光大放。

    婧姨仿佛听到了救赎之音,抬头看向小硕,两束紫光仿佛圣光一般直射进了婧姨的眼睛,直接映入婧姨此刻已经毫无防备,甚至已经混乱的脑海。

    「你只要永远记住一个数,33268」小说继续说道。

    「33268……33268……33268……」婧姨下意识地呢喃着这个数字,这个她的罪恶数字,她的救赎数字,然后眼里的紫光也逐渐强盛起来…………范星宇,范希婧的儿子,因为之前一次跟哥布林的战斗不慎坠落,后脑着地陷入昏迷,此刻终于能够逐渐醒来,此时距离小硕赶到营地,刚刚过去了一夜……以下为范星宇的第一人称视角……我是怎么了?眼前一片黑……对了,之前卑鄙的哥布林使用暗器想要伤害妈妈,还好被我飞身用盾牌挡住了,但是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回事儿……谁在说话?「今天将军怎么到这会儿了还没来看小宇公子?都快到中午的饭点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进入耳朵,对了,是我的贴身侍卫。

    我想睁开眼却发现浑身没什么力气。

    「你听说没,昨天刚来了一个男孩,说是范希娴城主的儿子,那个范根硕,这次的骑母冠军,应该是来替代小宇公子的」是另外一个侍卫的声音。

    替代我?没有人能够替代我!我刚醒就听到这个,心中一阵不爽,想要抬手告诉他们我已经醒了,却无能为力,连眼睛都睁不开。

    「应该很快就会有下一次行动了,上次小宇公子受伤可让将军上火了,来的几次都是满脸冰冷……太可怕了」「是啊,听说那个范根硕刚来,昨天就被将军带到了将军大帐,直接开始训练了,不知道是不是通宵了」「哎,我一直幻想着能做将军的骑士,不过估计我这小身板,吃不消……」「你就做梦吧,这都到中午了,估计就是因为训练那个范根硕一直到现在所以将军才没时间来看小宇公子,这强度你我肯定都受不了,我可不想死在将军的屁股上……」「你这话说的,你不想,我想啊!嘿嘿……」「嘿嘿……」这俩货说着说着就开始猥琐地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他们想到了什么。

    不过做妈妈的母骑士的确辛苦,不过为了守护妈妈,受的苦都是值得的!「将军!」「将军!」此时门外传来两个侍卫的声音,妈妈来了!「嗯,小宇如何了?」「回将军!小宇公子目前没什么变化」「今天我来喂小宇吃午饭,你们在外面候着吧」「是!」「哦,对了,这位是范根硕,是我现在的代理骑士,以后见他如见我」「是!小硕公子好!」「你们好~」这是一个陌生的男声,听起来还是个小孩,想来就是范根硕了,哼,什么新骑士,等我醒来就没你什么事了。

    「啪!」随即我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声音肉体撞击的声音,「婧姨,我们进去吧,估计小宇该饿了」范根硕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轻浮,总觉得很讨厌。

    「嗯~好的~」妈妈为啥对范根硕的态度这么好,我怎么感觉怪怪的。

    随着我大帐的厚重门帘被揭开,随即清晰地传来了妈妈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以及「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然后就是鸡汤的香味飘进了我的鼻子。

    「好了,小硕你也下来喝点汤吧」妈妈说道,「不用了婧姨,我们之前都吃过了,我还是继续训练吧」「行」妈妈说着。

    来到了我的面前,我能清晰地闻到妈妈身上熟悉的好闻的味道。

    然后就是一勺满满的鸡汤被喂到了我的嘴里,我还是很享受妈妈喂我喝汤呃感觉,如果没有那个碍事的声音的话……「婧姨,就从你的大帐出发,到小宇这里的过程中,我就验证了昨晚跟你说的结论,为什么小宇会坠妈」「怎么?」「我们出门之后,到小宇的帐篷这里,路程很短而且运动也不激烈,但就算这样,您的屁股的颠簸程度还是常人无法适应的,也就是我这样经验丰富的骑士才能稳住,那到了战场上,情形可比在营地里踱步艰险得多,所以就是再强的骑士也会有一定的坠妈的概率,而我给您提供的母骑术建议,则完美地解决了我刚刚说的问题,昨晚已得到了很多印证,您做了那么多高难度的动作姿势我始终都没掉下来」范根硕在说什么?对母骑术进行了改进?完美解决坠妈问题?切,怕不是在吹牛逼吧,怎么可能?「你……那个已经超出母骑术的范畴了,不过确实有些用处,想要突破,的确需要一些……不拘小节」感觉妈妈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自然。

    「那我们现在就继续吧!」范根硕怎么训练母骑术还跟猴急似的,看来妈妈还是没有把他训服啊,一定是强度不行。

    「不!不行,这里是小宇的帐篷!」竟然是妈妈拒绝了训练,「小宇不是还没醒过来么,而且婧姨,你这里都已经完全准备好了~」我隐约能听到一些「咕叽咕叽」的声音,这是哪里来的声音?「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小硕你下来吧,行为过线了,看来需要跟你强调一下军营的纪律问题」妈妈的声音终于带上了作为将军的威严,看来范根硕要受到惩罚了。

    「噗通」一声,应该是小硕被妈妈屁股上的寸劲给震落到地上了。

    「范根硕,立正!我再跟你强调一遍,第一、不要质疑长官的命令,不要让长官重复第二遍命令!第二、我和你的特化训练只能在特定时间、特定场合,没有我的指令,你不可擅自……」「婧姨,33268~」妈妈正严肃训话着,范根硕竟然敢用一串莫名其妙的数字打断妈妈?这是不想活了么……果然,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妈妈不说话了,我感觉帐篷里连空气都快要冻结了,我甚至想为这位勇敢的小硕兄弟祈祷,待会儿不要死的太惨。

    ……「婧姨,请您记在心里,小硕的任何训练要求,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是合理的,都是为了抓紧一切时间让您和小硕做到双人和一的境界,尽快重返战场。

    现在的头等大事是在您和小硕的带领下,解决与哥布林的战争」竟然是范根硕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而且这话听着太诡异了,这是在说服妈妈?听着更像是一种……暗示?妈妈不能被这种话给打动吧?「明白……」妈妈竟然答应了一声,我去,什么情况,妈妈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啊……「啪嗒!」随后只听范根硕打了个响指。

    「不可擅自行动!」奇怪,妈妈刚说完「明白」怎么又开始约法三章了?我彻底糊涂了……「不过我刚刚想了下,现在还是得把所有时间都用上,尽快磨练你的能力,才能尽快上战场」妈妈竟然破天荒改口了!「婧姨,那我要继续上你啦?」范根硕这话说的,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味。

    「嗯,上来吧」妈妈同意了。

    「我先把裤子脱了~」范根硕训练就训练,脱裤子干啥?我正疑惑着,随即感到右小腿一痛,妈的,感情这混蛋是借着我的床,踩着我的腿爬上了妈妈的屁股的,我这会儿完全控制不了身体,要不然肯定跳起来跟他打一架。

    「鸡巴太大了,果然还是脱了裤子舒服,但是……婧姨,我以后在军营和战场上,总不能光着屁股骑你吧,那成何体统」「这是小事,我会让匠人给你做一个披风,兼具防御和遮挡视线的功能,没有人能看到你的屁股,你觉得不穿裤子骑着方便,那就不用穿」妈妈的决策能力还是强,马上就做好了解决方案。

    「嘿嘿,还是婧姨想得周到」范根硕猥琐地笑了笑,「啊呀,看来婧姨已经准备充分了呀,那我就直接进来了!」听范根硕的话,他应该要开始了,但是我并没有听到预期的「啪啪啪」的撞击屁股的声音,而是一种窸窸窣窣摩擦丝袜的声音,并且伴随着隐约的「咕叽咕叽」的水声,「嗯~~」妈妈的应答声也并不干净利落,而是拖着不寻常的长音。

    「婧姨的骑装丝袜质量真好啊,超薄弹性又好,但是可惜进得还是不够深,呼呼……」「已经……差不多了,不能再深了,这样就可以」自从范根硕开始了之后,妈妈的声音不知道为啥没有平时那样中气十足,而是开始刻意压低音量。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粘稠的水声越来越大,妈妈怎么出汗出得好快啊,明明平时跟我训练几个小时都不怎么出汗,而且凑近了喂我鸡汤时,我能明显感觉到妈妈的手并不是很稳定,气息也比平时沉重了许多,口鼻呼出的香气比空气还要灼热不少,难道妈妈有些发烧了?「咦?我发现婧姨你屁股沟里竟然别有洞天~夹着一颗小纽扣!是有什么用么?嘿嘿~」从范根硕的语气中,我听出来一种发现宝藏的兴奋。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继续吧……唔……干什么你!」妈妈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

    「哇哦~纽扣是这个用处啊~婧姨,原来中间这条布是可以揭开的呀!全都露出来了哦~」范根硕揶揄的声音让人听着格外讨厌,像是发现了妈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

    「那纽扣上厕所时才能解开,快给我扣上,别胡闹!」随即只听「咕叽」一声,仿佛一根粗棍子插入泥泞沼泽的声响一般,「唔~只有这个……不行,出去!」「婧姨你先别着急,听我解释~」范根硕说着重重拍了妈妈的肥臀一巴掌,「啪」得一声好像镇住了妈妈一下,「这个深度是隔着骑装丝袜能插入的最深处,婧姨你感受下,跟赵青峰将军比,哪个更深更粗大?」范根硕在跟爸爸比什么?他是在强迫妈妈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么?不行,我要起来阻止!可恶,全身完全动不了!可恶,为什么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你!你在问什么混账问题?别以为仗着我欠你的那些,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给我下来!」妈妈生气了!只听「哒哒」两声高跟鞋跺在地上的声音,想必此时的范根硕肯定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可惜事与愿违,「婧姨你不要误会,这都是为了训练!」「哦……哦?怎么说?」妈妈听到训练两个字竟然就冷静了下来?「我的魔改骑术,最关键就是看肉棒插入小穴的深度,插入越深,骑士就越不容易掉下来,就像刚刚婧姨用力撅了两下屁股也没能把我震下来,反而让我的鸡巴更加深入了。

    而我想要知道赵青峰将军的长度和粗度,也是为了判断赵将军以前的实力,并且评估我自己末来可以到达的程度」「原来……是这样,小硕,我错怪你了。

    你……你比青峰稍微短了一点点,不过比他粗了一些,尤其是龟……龟头部分,大了很多……应该能起到更好的固定效果吧?」「婧姨你说的没错!龟头越大,固定效果越好,然而最好的固定位置,是在子宫内,将龟头卡在子宫口上,能确保万无一失~」「没关系,小硕,现在已经可以了」「婧姨,我怎么会让您失望呢?我才刚刚插入了三分之一而已哦~再往前,就是大肉棒开垦婧姨的人妻将军小穴处女地的精彩环节,婧姨你可要充分享受这个过程哦~」「什么?你……啊……好深……啊……」「呼~呼~不愧是大将军的小穴,紧得有些过分啊,不过肉壁弹性十足,还有众多肉芽颗粒按摩龟头,淫水也够,是极品名器呢~不如~~」「啪唧」一声响,终于传来了撞击妈妈肥臀的声音……「啊!怎么……啊,不行!啊……啊……」坚韧如妈妈,也控制不住自己地叫了出来,而我如遭雷击,脑海里不断回味着刚刚两人的对话,「肉棒」、「鸡巴」、「小穴」、「龟头」、「子宫」、「处女」……这些词萦绕耳边,虽然没有学过,但是在军营总会听那些粗鄙的军官士兵谈论女人的事情,我再无知,也能知道,就在我身旁,我尊贵又强势的将军妈妈,竟然在被范根硕的大肉棒狠狠肏着,还发出我从来没听过的娇喘和淫叫声……「啪唧啪唧啪唧啪唧……」「哼……嗯……嗯……哼……」妈妈此时像是承受着无法忍受的痛苦一般,声音却听着十分甜腻。

    「婧姨,感觉怎么样,训练时一定要实话实说、坦诚沟通哦,这样我才能得到真实反馈,可以随时调整肏您的深度和频率~」「哼……嗯……慢一些……第一次这么深」「呵呵,婧姨作为大将军,一定要坚持!一定要习惯!」「嘶……哼……哈……哼……哈……」可以听到妈妈正在根据范根硕的抽插频率,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不错不错,再试试,这样……呵……这样!」范根硕这下把撞击妈妈的频率变慢了下来,但是每次的撞击都变得更加有力,可以想象,那一定是完全的尽根而入。

    「啊!子宫~~呃……进来了,啊,啊,哼……」妈妈本来已经压制下去的呻吟,随着范根硕深度侵犯子宫的行为,又变得高亢起来,然后妈妈凭借强大的意志又企图再次压制自己的呻吟。

    这真的是训练吗?我不禁疑惑起来,根据我之前偷听到的一些军官嫖妓的描述和对妈妈的意淫,范根硕将肉棒插入妈妈的小穴这个行为应该叫性交、做爱,更粗俗一点叫做操逼,妈妈现在正在被范根硕的大肉棒狠狠肏着嫩逼。

    但是严肃又理性的妈妈为什么会允许范根硕做这种事情?难道这真的是一种特殊的骑术?反正不是母骑术,难道是妻骑术?「啊……啊……不行,等一下,等一下,你等一下!」妈妈的声音突然急促了起来,「婧姨,等什么?」范根硕欠揍的声音传来,但是「啪啪啪」的声音反而更加频繁,「啊……啊……啊……去了……唔……唔……」妈妈的高亢的呻吟眼看收不住了,只能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随之而来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我的腿上,身体上甚至也有些凉凉的水感,不用看也知道妈妈的小穴呲水的量和力道有多大了。

    范根硕并没有停止抽插,甚至还更加激烈。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才像是缓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好了,小硕,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回去吧」「婧姨,你爽完了,我可还没完事儿呢,做事要有始有终。

    您要是腿软站不住了,这不是有张床么,您趴在小宇身上,我在后面自己动就行」「你说谁腿软了?呃……啊……啊……啊……」妈妈嘴上逞强着,身体却很诚实,我只觉得床上一塌,灼热地气息就扑面而来……妈妈真的上了床,而且是以跪趴的姿势……在我身上,不足一尺的距离……随即就是妈妈淫荡的喘息和呻吟充斥在耳边,床垫开始上下大幅度震动,木床也开始有节奏地「嘎吱嘎吱」作响。

    狗日的范根硕竟然就在我的身上,大力操干着妈妈冰封已久、美艳性感的绝顶肉体,平时冷艳不苟言笑的将军妈妈这时竟然像是发情的母马一般嘶鸣着,剧烈扭动着自己肥美的身体,不知道是在挣扎还是在迎合着身后巨根的肆意鞭挞,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下还躺着最心爱的儿子……在种种淫荡的声音、温度和气味的刺激下,我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皮稍微能动一动了,随即用尽全力,终于能让眼皮张开一条小缝,局促的视野只能让我隐约看到两团黑色的影子在脸的正上方有节奏地晃动着。

    什么呀?我虽然着急,但是也只能等刚刚见光的眼睛慢慢适应一会儿。

    很快我就看清楚了,在我面前那两团晃动的黑影,就是妈妈那对包裹在黑丝骑装中,让她引以为傲的h杯完美大奶子。

    动若脱兔说的可能就是妈妈此时的双乳,妈妈趴在我床上,两颗具有惊人弹性的大乳球垂下,在身后范根硕的撞击下,有节奏地上下翻滚着,那颜色依旧保持着如少女般粉嫩的乳头此时已经站立了起来,就在我眼前不到10公分的位置,我只要稍一抬头,就能用嘴叼住这孩提不记事的时候才尝过的甘甜樱桃,可是我现在一动不能动……这时一双黝黑的小手出现在我眼前,贴着我的鼻尖,一边一只抓住了妈妈的奶子,拇指和食指掐住妈妈的娇嫩乳头揉捻,其他指头直接陷入妈妈柔软的乳肉,肆意改变着奶子的形状。

    「呼……爽!婧姨的奶子手感也是极品呢~现在也是我的东西了!」「别……别瞎说,训练而已,什么……嗯……你的东西……啊……我是小宇的骑母,你暂时替代一下……一下而已,等他醒了……唔……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婧姨~请一定要记住你·说·的·话!」范根硕最后一字一顿,透露着狠劲,随着就是几下凶猛的抽插,「啊!啊!啊!不……啊……又来了……不要!啊!」「骚逼婧姨,记住我的形状,记住现在的感觉,忘掉你的废物儿子~嘿嘿,来了!骚逼给我接住!」「啊……不……不……小宇……小宇……原谅妈妈……啊!啊!啊~」「啪!!!」抽插停止了,妈妈的淫叫没有停止,揉着妈妈奶子的一双手此时也停了下来,竟然对着我比了个国际通用的手势……一对中指?!操他妈的!可恶!可恶!可恶!这狗屎一边用恶臭的精液玷污着妈妈高贵的子宫一边还要侮辱我,以为我看不到么!妈的!!!我此刻恨不得起身拿刀把他剁成肉泥,然而却只能无能狂怒,控制不了哪怕一根手指,怒火攻心,热血上涌,双眼突然发白,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范星宇第三人称结束……)婧姨被小硕大射爆,绝顶高潮之后,趴在范星宇身上气喘吁吁,还沉浸在余韵之中没回过神来。

    小硕擦了擦头上的汗,抽出半软的大肉棒,任由大量的浓白色精液滴落到床单上,「我草,真是一匹绝世好母马,不愧是范家三姐妹,都他妈的是一等一的极品名器小穴,各领风骚啊。

    就是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尝一尝范希娴的骚逼了……」小硕说着就跳下床,随意拿了一条毛巾往腰间一裹,就走到大帐门口,隔着厚重的门帘,随意地问道:「你俩偷看得爽么?」……「小硕公子,我们……没……没……」过了半晌才传来侍卫底气不足的声音。

    「看了就是看了,只要你们帮我干事,就能跟着我喝汤,什么时候小爷高兴了,说不定能赏你们口肉吃」说着,小硕揭开门帘一角,把一根湿透了的黑色蕾丝布条扔了出去,「小硕公子,这……这是……」「你们将军大人的兜裆布,送你们玩儿玩儿~」「我操!嘶……谢谢小硕公子!我们对公子死心塌地!」随后就是两人拼命吸气的声音,「操!好香,好骚!」「对了,你们叫什么?」「报公子,我叫范哼,他是范哈」「好,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哼哈二将,之后你们,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知道了么?」小硕就在帐篷门口开始吩咐新收服的两个范星宇的贴身侍卫,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嘿嘿~嘿嘿~知道了公子!」迎接婧姨和范星宇的,是什么末来呢?……【最新发布地址:kanqita 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