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bu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玩人生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最低竞拍价
    卫凌峰听到于立飞的恭喜,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生气。要不是于立飞横生枝节,恐怕他最多只需要五六十万就能拿下来,全赌料一般溢价三倍已经算很高了。毕竟这样这些毛料的价格,已经是行内人士根据市场定的价格。

    “于县长,我是李智,我们能不能来珠宝交易中心看看?”李智下午在酒店的时候,听说交易中心正在竞拍明标。宋小菲的英文很好,她也看过竞拍说明书,知道最后的明标竞拍才是重头戏。这几天他们在仰光也看的差不多了,于立飞在那里工作,他们在城里游玩,韩素梅和宋小菲无所谓,他这个招商局副局长,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你们玩够了?”于立飞问,李智一直没有来过交易中心,这虽然不是招商局的工作,但是作为招商局的副局长,却没有招商的觉悟。每天出现在交易中心的商人有两千多,这是多好的机会?现在快要结束了,他们倒想着来看看了。

    “于县长,你批评的对。我们只是想考察一下仰光的旅游环境,听说交易中心那边很快就要结束了,所以想过来看看。当然,最主要是向于县长学习怎么采购翡翠毛料。”李智说道,他陪着韩素梅和宋小菲天天游玩,原本想晚上向于立飞汇报的,可是每次他一回来房间,不是于立飞出去了,就是于立飞已经休息。他是下属,自然不好打扰于立飞。

    “既然你这么想看,那就过来吧,我在交易中心的二楼。”于立飞说道。

    “于县长。”李智其实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在路上了,过了没二十分钟,他就找到了于立飞。只是于立飞的身边已经没有空位,他只能在后面找位子坐下。

    “李局,你天天跟于县长睡在一间房里。怎么还没混熟?”韩素梅看到于立飞对李智**理不理的,笑吟吟的问。虽然她只是个普通的干部,可是因为哥哥的关系,在招商局地位很特殊,就算是李智的玩笑,她也敢随便开。

    “韩素梅,你这话有语病啊,什么叫我跟于县长睡在一间房里。”李智不高兴的说,于立飞是领导,他以前跟于立飞又不熟。而且于立飞一门心思都在交易中心。

    “别说话了,马上就要竞拍了。”宋小菲在旁边轻声说道,整个大厅虽然有上千人,可是一旦毛料被搬到竞拍台上,会场马上就安静了。

    “这是三十四号毛料,请大家竞价,三十万起价。”工作人员把毛料摆好之后,马上说道。这里的毛料,之前所有人都见过。毛料的情况怎么样。大家心里早就有数了。

    这块毛料又是卫凌峰所看中的,但他并没有马上报价。但是于立飞好像知道他有兴趣似的,接连报了两次价,先是三十五万。再是五十五万。几乎两分钟不到,马上就把价格抬升到了两倍。

    “于县长是代表玉石投资公司竞拍么?”韩素梅诧异的问,她知道这次于立飞来仰光,除了是帮莫镇军和宫静懿挑选毛料之外。还要为二峰玉石公司购买毛料。

    “应该是吧,于县长手里有一个亿,几十万只是小意思。”李智随口说道。

    “李局长。这里的交易可是以欧元为单位,五十万万欧元差不多就是四百二十万人民币。”宋小菲轻声说道。她有英文的特长,投标说明书也是英文的,对这里的流程她很清楚。

    “啊。”韩素梅和李智同声惊呼道,欧元可比人民币要值钱得多。

    他们再看台上摆的那块毛料,只不过是块不起眼的石头罢了。虽然他们都知道,那就是翡翠毛料,但是没有看到里面的情况,哪会相信一块石头能卖几百万?要知道,这么多钱,可是他们一辈子也赚不到的。

    这块三十四编号的毛料,最终还是被别人拍走了。虽然卫凌峰已经叫到了九十万,最最终还是有出更高的价格。而这块毛料,最终也以一百零三万欧元成交。虽然这块毛料的表现了不错,但是于立飞却知道,谁拍下就砸谁手里了。

    “于立飞,你举了这么多次牌,怎么一次也没成功啊。”卫凌峰说,他已经拍了两块毛料,虽然成本都较高,可是有一块半明料种水却是很好的。还有那块十八号的全赌料,虽然价格也不低,但他觉得还是值的。可是于立飞举牌的次数不比他少,但却一次都没有成功。

    “这就是实力雄厚的原因,卫少有钱,可以随意举牌,任性叫价。我可得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价格稍微高一点,我就承受不起了。”于立飞谦逊的说。

    “有自知之明就好。”卫凌峰很是得意的说。

    刚才拍到三十四号毛料的竞拍商,准备现场解石,竞拍因此暂停。从三分之一处划了根线,一刀下去,却是一层白雾。

    “幸好我们都没中标,否则就垮得一塌糊涂。”卫凌峰拍了拍于立飞的肩膀,既然于立飞有自知之明,他对于立飞的恶感,自然也没有那么强烈了。他虽然不喜欢于立飞出风头,但对于立飞的有些行为,他还是佩服的。但要让他嘴里承认,却是打死他也做不到。

    将近九百万买一块废料,只是引来了一阵叹息。很快,当三十五号毛料摆出来之后,所有的人就把注意力转移了。倒是李智他们,得知一百零二万欧元就这么打了水漂,嘘唏不已。

    “九百万能买多少衣服和化妆品啊。要是给我,恐怕一辈子都花不完。”韩素梅叹息着说,她真不明白这些人是发什么神经。这哪里是竞拍,简直就是在赌博。

    刚才的竞拍者还不死心,又让切了一刀,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出绿。可以说,这块毛料完全就是块废料,九百多万是完全打了水漂。

    第三十五号毛料,于立飞和卫羽浩都没有出手,那块毛料很大,而且是半明料,只是豆青种,他们对这样的半明料都没有兴趣。第三十六号毛料,乌砂皮,重一百五十五公斤,表面上一条一米多长的大绺裂。但是在绺裂的另外一面,却有一条细细的蟒带。而在角上,还有些枯癣。

    “三十六号毛料,竞拍价五万元。”

    “于立飞,适合你的毛料来了。”卫凌峰轻轻推了推于立飞,这是目前为止,第一块起竞价在十万以下的毛料。这块毛料他没什么印象,但看到那条大的绺裂,就记起来了。这块毛料既然有绿,也有可能被那些碎癣破坏掉。

    “卫少,你觉得这块毛料有赌性吗?”于立飞没有马上报价,他知道这块毛料里,其实有水头很足的冰种。

    “如果有赌性的话,竞拍价就不会这么低了。你要是不举牌,恐怕得流拍了。”卫凌峰微笑着说道,虽然只要五万元,但谁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我得对自己负责。”于立飞轻轻摇了摇头,好像还没有下定决心似的。

    “你暗标中了五百多,明标要是不拍一块,是不是说不过去?”卫凌峰轻笑着说,虽然五万元不多,但用来调戏一下于立飞,还是可以的。

    “这可是你说的。”于立飞一直观察着现场,这份明标的绺裂和枯癣吓退了很多人,他马上举起了牌:“五万。”

    上面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正在想,是不是把这块毛料撤下去算了,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报了价,很是高兴。只要这块毛料成交了,这次的公盘大会绝对会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六万!”卫凌峰突然也报了价。

    “卫少,你对这块毛料有兴趣?”于立飞诧异的问,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得多花不少代价才能拿到这块三十六号毛料。

    “不感兴趣,只是不想让你太寂寞。你想啊,以后回去,你说起这块毛料的时候,至少也说是竞拍回来的。”卫凌峰笑着说。

    “七万。”于立飞说道,他看到卫凌峰还要举牌,马上说道:“卫少如果再报价的话,我就忍痛割**了。”

    “好吧,让给你了。”卫凌峰还真担心于立飞会说到做到,在他眼里,这块毛料里面就算有绿,也会被癣包围,成为所谓的“癣夹绿”,跟砖头料一样,就算是玻璃种,也不值钱。

    于立飞中标之后,马上跟组委会交接,他准备了近一千二百万的外汇,现在还没有动用了。组委会得知是于立飞中标之后,对他也很客气。在暗标的时候,于立飞中了五百零二份,可以说是公盘大会这几年,个人最好的成绩了。

    于立飞交完钱,办好了所有的手续之后,跟组委会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要现场解石。他画了两条线,就在那条最大绺裂的两侧。

    “于县长终于中标了,我们是不是要去帮帮忙?”宋小菲说道,七万欧元也将近六十万人民币了。她们来了之后,知道这里毛料的成交额,动辄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现在于立飞这块七万的毛料,质量应该不是很好。

    “走,给于县长去打气助威。”李智说道,他不懂玉石,但只要站在于立飞身边,就已经表明态度了。未完待续。。